Y 再获“最佳导演”奖李安希望回中国大陆说谢谢_婚姻-婚外情-挽救婚姻

再获“最佳导演”奖李安希望回中国大陆说谢谢

再获“最佳导演”奖李安希望回中国大陆说谢谢情感伤感语录看了想哭的2月24日,在美国洛杉矶好莱坞杜比剧院,简·方达(右二)和迈克尔·道格拉斯(左二)向李安(左一)颁发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新华社

  我必须把这个分享给所有为了这个影片付出的3000人。谢谢写出这个美妙故事的小说作者扬·马特尔,感谢你们相信这个故事,感谢所有相信我、和我一起走过奇幻旅程的人,谢谢福克斯,谢谢我的卡司,苏拉·沙玛,你在哪儿?你是个奇迹!你是我的小金人!谢谢我的妻子,到夏天我们就结婚 30年了,我爱你。

  李安作品《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以11项提名及最佳导演、最佳摄影、最佳视觉效果奖、最佳原创配乐奖四座“小金人”的成绩,成第85届奥斯卡颁奖礼的最大赢家。

  对李安而言,他击败了斯蒂芬·斯皮尔伯格、迈克尔·哈内克等前辈名导,继2006年《断背山》之后第二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同时,李安还成为第16位奥斯卡“最佳导演”梅开二度者,成为世界电影史上凭3D电影问鼎奥斯卡“最佳导演”之第一人,还是亚洲电影人能得奥斯卡“最佳导演”的惟一荣光。致获奖感言时,李安分别用英语、中文、印度语致谢,周到地突出家乡——中国台湾的帮助,还大方借着结婚30年纪念向妻子喊出“我爱你”。

  揭晓最佳导演奖,杜比剧院的光柱越过人群打在了李安身上,引发不小骚动,尤其是现场记者全体鼓掌欢呼,场面热烈。此前该奖项的最大热门是《林肯》的导演斯蒂芬·斯皮尔伯格;美国媒体时邀影评人票选时,斯皮尔伯格的得奖几率为27%,高于李安2个百分点。

  来到台上,从简·方达、迈克尔·道格拉斯手上拿过自己继2001年《卧虎藏龙》最佳外语片、2006年《断背山》最佳导演后的第三座“小金人”,李安致获奖感言,深鞠躬,“谢谢!谢谢电影上帝。我必须把这个分享给所有为了这个影片付出的3000人。谢谢写出这个美妙故事的小说作者扬·马特尔,感谢你们相信这个故事,感谢所有相信我、和我一起走过奇幻旅程的人,谢谢福克斯,谢谢我的卡司,苏拉·沙玛(少年派饰演者),你在哪儿?你是个奇迹!你是我的小金人!”接着,李安颇为感性地特别感谢家乡,向妻子喊出爱:“没有台湾的帮忙,我无法完成这部电影,我想感谢所有在那里帮助过我的人,特别是台中市政府,还有我的印度剧组、加拿大剧组。谢谢我的妻子,到夏天我们就结婚30年了,我爱你。谢谢我的儿子们,谢谢我的律师们,谢谢PR(宣传公关方),大家别笑,我必须这么做,特别是为了这个电影。”

  后台接受采访时,李安亲吻“小金人”,并在洛杉矶当地时间25日零点,专门腾出时间接受华语媒体采访。现场同行介绍,李安当时已经颇显疲倦,但依然保持了温和儒雅的风度,对媒体有问必答。

  “这次拿‘最佳导演’,我觉得我是为所有工作人员拿‘最佳影片’奖。很多演员,印度名字又长,我没办法都讲出来。苏拉·沙玛说他很感动,我在台上讲,他一直在叫,我讲什么他也没有听到。拍电影不是为奖。有奖当然很高兴,奥斯卡可以让我在全世界面前把该谢的人谢一下,这是最实惠的。”

  李安称,对他个人来说,拿不拿奖真无所谓,能拍到这个题材就很高兴了;颁奖礼现场没想到大家全体起立鼓掌,自己鞠个躬,他们才坐下来,这让他很感动。李安还称,自己在典礼后的记者会上向全球媒体解释,颁奖恰逢中国的元宵节,他祝大家蛇年行大运,“我觉得元宵节讲团圆,是一个晚上的节日,现在就是晚上,我觉得很有意义,很温暖的感觉。”

  谈及“赢了”斯皮尔伯格,李安坦言高兴,“奥斯卡不像戛纳、威尼斯,它是以美国人气为主的一个投票,尤其是洛杉矶。所以,这次得奖,就算我在这个地方有一些人缘了吧,就这样看而已。”李安认为,《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不是一个传统的“奥斯卡的片子”,一开始在美国,大家被它的技术表现吸引,但他觉得这不公平,后来建议应该把全世界对这个电影的表现做一个比较,“因为美国人不知道,85%的票房是美国以外的,中国大陆的票房就非常好。做了这个比较,可能对这片子有帮助。”此前他回中国台湾感谢观众,如今希望有机会回中国大陆说谢谢。“因为他们对这个片子的热情、讨论都是非常惊人的,让我很感安慰。”

  “我到今年夏天就结婚满30年了,我很爱老婆,我不会说甜言蜜语。可她是我精神上一个支柱。不管是太太,或者以前的朋友,在我还没有成就的时候,不离不弃,跟我很公平地交往,我很珍惜这个东西,因为它们是很真的。”得奖后的庆祝,倒并不看重,“我们都没有把这个看得很重。生活好好地过就行了,平安相处,互相尊重,家庭生活这样就到头了吧。”

  下一部电影,包括大陆电影人在内的很多人给他递了合作项目,但他还没决定做那部电影,包括安吉丽娜·朱莉主演的《埃及艳后》的剧本,“现在有很多人塞给我东西。但我要自己想。”

  李安捧回最佳导演,亲朋相庆,电影业界人士则不乏思索这尊“小金人”带来的启示。

  作为李安背后的女人,李安报喜得柏林“金熊”时,她怪他打扰睡觉;李安拿最佳外语片“小金人”时,她陪李安去了趟菜市场;本届奥斯卡颁奖礼,李安的妻子林惠嘉难得地陪同李安一同出席,素颜并立令人赞叹两人“夫妻相”。

  林惠嘉表示,其实自己对此次“最佳导演”并无期待,如今看到李安获得,就觉得很不错。而李安说“结婚30年”,她本人并不知道。

  谈到当年容忍李安在家“吃软饭”,林惠嘉表示,所谓“慧眼识英才”不过是外界空想,“那时我自顾不暇,没有时间管他的事。因为他什么事都不会做,所以就只好这样子了嘛。”

  外人欢呼他的成功,只有母亲最能体会他的辛苦。远在中国台湾,88岁高龄的李安母亲特意北上,赶到李安弟弟李岗办公室,一大早全家守在电视机前观看奥斯卡颁奖礼。

  李安母亲说,虽然等了3小时,但看到儿子得奖了,一点都不觉得累;儿子能有这样的成绩,她感到满足又骄傲,并称有这样的结果并非偶然,李安也是经过多少辛苦、多少努力才得到的,奖项总算没枉费李安走得那么辛苦。

  李安的获奖,在中国观众中引起狂欢。台湾媒体同行介绍,台南市全美戏院昨天一早就为李安办加油会,现场摆起椅凳,邀乡亲一观看奥斯卡现场转播。当李安获奖时,现场观众欢声雷动,开心拉炮庆祝,戏院外还大放鞭炮。

  龙应台得知喜讯后,立刻拍电报向李安导演表达祝贺,内文为:“欣闻您执导之《少年派的奇幻漂流》(LifeofPi)继金球奖后,再度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殊荣,让我们分享您在国际最闪耀、最傲人的表现,为您欢欣喝采,以您为荣。”

  导演李少红盛赞李安坚持,“他是很温和很内秀的一个人,很多东西表达不出来,但我觉得他有一种坚持,他对想要的东西都非常坚持。”

  演员陈冲透露,作为奥斯卡评委,她的最佳导演票是投给李安的,“对李安的才华,我非常崇敬,无话可说。”

  资深电影人焦雄屏则提到,李安获奖感言中特别感谢了地方支持,或许能引发大家对文化创意产业给予大力度的支持重视。

  李安与奥斯卡长达19年的缘分,始于1994年。19年来,他失意过,也得意过,起起伏伏,以螺旋式上升的形式向前走。

  1994年,李安以《喜宴》首度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虽然电影口碑很好,但他明白自己“一枪命中”的可能性不高,因此第一次去奥斯卡颁奖典礼,权当“到此一游”。多年后回忆往事,他表示那时英文还很烂,越南导演陈英雄的《青木瓜滋味》(TheScentofGreenPapaya)也角逐最佳外语片,自己竟把青木瓜听成“青色芭达雅(TheGreenPataya,为泰国景点),“第一次最新鲜,看什么都很好玩,而且那时我很穷酸,颁奖典礼供应自助餐,我边吃边感觉很幸福”。

  《喜宴》没有给他带来惊喜,但给了他信心。第二年,李安携《饮食男女》卷土重来,又是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片。这一次,李安有了期待,“我正在做《理智与情感》,还从英国飞来。《饮食男女》呼声蛮高,结果没得奖,有记者泄气地跌坐地上,我说‘对不起,没能得奖’。”

  《理智与情感》是李安第一次拍摄英文电影。这是简·奥斯汀的名著,以李安当时的英文程度对付有点吃力,又是英国才女、女主角艾玛·汤普森的剧本,感觉困难重重。这部电影获得了奥斯卡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改编剧本在内的七项大奖提名,还获得了1996年柏林金熊奖,只是李安的光芒被艾玛·汤普森压过,最终《理智与情感》获得当年最佳改编剧本。

  《理智与情感》之后,李安以两年一部的频率,接连推出两部英语片《冰风暴》、《与魔鬼同行》。连拍三部英语片,李安渴望着回归华语片。为了一偿自己心中的武侠梦,他开拍《卧虎藏龙》——原著小说算不上家喻户晓,但早在《理智与情感》之时,他就已经盯上了这个题材,让制片人出面解决版权问题。

  讲述中国古代虚拟江湖世界的《卧虎藏龙》,营销用上了好莱坞的西方手法。2001年当奥斯卡入选名单一宣布,整个华人世界沸腾了——《卧虎藏龙》共获得十项提名,不但有最佳外语片,甚至还有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的提名,打破了外语片《美丽人生》所创下的7项提名纪录。所有华人都对他寄予众望,李安也颇为重视,首度全家出动一家四口一起走红地毯。在自传《十年一觉电影梦》中,他回忆起整个过程,“那天晚上我们是先盛后衰,第一个奖项最佳美术设计由叶锦添拿下,之后是鲍德熹拿摄影、谭盾拿最佳音乐。当最佳外语片由朱丽娅·比诺什宣布为《卧虎藏龙》时,大家都高兴地跳起来……最佳导演奖公布的一刻,我没得,当时感觉只是有点奇怪,大家都回过头来安慰我,说没有关系,镜头照到我,我正在拍手”。最终,他为最佳导演奖而预备的发言稿用在了最佳外语片上。

  《卧虎藏龙》似乎耗尽了他的精力,他休息了整整一年,有时晚上睡觉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快压垮了,但起床之后又会挣扎着去琢磨电影的有关问题,“这种矛盾一直困扰着我,我深知如果再执导下一部电影可能会要了我的命。日子一天天过去,我的年龄也在增长,拍电影对我来说成了穷于应付的一个差事。”

  就在这样的疲惫状态下,擅长文艺片的他接下了商业片《绿巨人》,将美国人熟悉的卡通形象搬上银幕,但是,孤独英雄的探索并没有获得观众认可,2003年《绿巨人》遭遇票房滑铁卢,李安也因此陷入事业低谷,据称他不止一次想到了放弃,还屡屡表示“这可能是我最后一部电影了”。“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断背山》本只是一部小成本的同性情感电影,是李安在事业最低迷时期的无心插柳之作,想不到从威尼斯电影节开始,先拿金狮奖,再是一路横扫奥斯卡,在美国从最初的只有5家影院播放到拓展到全美,敏感话题引发当年美国社会讨论,为他收获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等8项提名。最终,李安在2006年斩获最佳导演奖,成为获得该奖项的首位亚洲人。

  刚拿了奖没多久,2006年6月,李安来到了上海电影节,他是为新片而来,故事发生在上海,原著作者为张爱玲,《色,戒》面临的是卖座和艺术的双重压力。

  《色,戒》全程在上海拍摄,然而成片后,大尺度的床戏与汉奸的敏感题材在大陆引发争议,业内论青。女主角汤唯遭遇“封杀”。虽然获得了2007年金狮奖,但《色,戒》在奥斯卡提名上颗粒无收。

  《色,戒》之后,李安再次转向西方,执导了英语片《制造伍德斯托克》。该片是以1969年著名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为背景,整个拍摄过程只用了45天,不过由于中国观众对该音乐节不太熟悉,在国内影响力不大,影片在美国本土的票房与口碑也属一般。

  接下来,就是耗时三年筹备《少年派》、并二度斩获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