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 身材绝世嫁给初恋不再办大型巡演48岁莫文蔚活得_婚姻-婚外情-挽救婚姻

身材绝世嫁给初恋不再办大型巡演48岁莫文蔚活得

身材绝世嫁给初恋不再办大型巡演48岁莫文蔚活得有多任性?2019年5月30日如何处理好婆媳关系对于一个已经48岁的女子来说,不再进行如此费心费力的大型演出好像很平常,但若是这个女子是莫文蔚呢?那当然不寻常。

  宣布来得很意外。她正在为25周年世界巡回演唱会造势,然后在记者会上突然宣告,“绝色演唱会将会是最后一次大型巡演”,现场投下震撼弹。

  现场媒体赶紧追问她是否要退休?今年48岁的莫文蔚表示:“自己不是要退休,永远也不会退休,我生命的任务就是要表演,我对于自己的下半场已有其他的规划,但绝对会有新的惊喜送给大家。”

  她说她的未来属于华人歌舞剧。莫文蔚是70年6月2日生人,这篇文字写出去没多久,她就要49岁了,她正在重新选择自己的人生下半场。

  没人会说她的身材,她的腿不美。去年她演唱会上的她,身着亮片舞裙,仙气飘飘,那是颠倒众生的绝色。

  但她并非传统意义上的中国美人,甚至有很多人说她丑。可是汤显祖的《牡丹亭》唱到:“如花美眷,似水流年,似这般,都付与了断瓦残垣。”

  日久鉴美人,时间和岁月对她的塑造,是很妙的。不仅是48岁还惊艳终生的身材,更因为那种专属于莫文蔚的味道。

  她的歌,她电影里的角色,她的演唱会,她的样貌,都渗透着一个女子看待世界和人生的视角。

  她,莫文蔚,48岁少女,拿过两次金曲奖,恋过周星驰,分手,嫁给初恋,在星爷的历任分手女友中,只有她能和这位绝世怪才建立另一种惺惺相惜的关系,48岁凭借身材上热搜,又在人生的下半场,结束了过去的故事,转身开始另一场冒险。

  莫文蔚出生在香港的书香世家,父亲是1/2 韦尔斯人和1/2 中国人,母亲是1/4 波斯人,1/4 德国人外加1/2 中国人。

  祖母为孙女取名“文蔚”,取自于“文丞武尉”,武汉白领后来考虑到毕竟是女生,最后还是选择了现在的“蔚”字。

  参加“鲁豫有约”节目录制的时候,鲁豫突然让工作人员搬上来一架古筝,莫文蔚就演奏了古筝《渔舟唱晚》,而且都来自于少女时代打下的基础。

  去年的演唱会上,现场的旧穿起了镶钻的战服,对自己的好身材丝毫不掩藏,她在演唱会现场表演仙女沐足,美得像一幅画。

  48岁阿姨,正面或背影,没有一丝赘肉、没有一丝衰老。那身战衣只有她这样的身形可以驾驭,那是艺术品级别的身材,是真正的美。

  她骄傲于自己能打败岁月。在一首歌的MV中,她穿上1996年拿下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奖时的那件紧身旗袍,依旧能勾勒出婀娜曼妙的风姿,宛如当年的“堕落天使”。

  她自己说:“哇,我都到这个年龄了还能这样子,挺不错,至少二十几年前的衣服,我还是可以照穿。”

  那活力四射的舞台表现背后,是当年那个放弃钢琴改学古筝的充满好奇心的少女。

  这就是为什么舞台上的莫文蔚,依然闪烁着少女般亮晶晶的眼神,那是不曾被被时光侵蚀的曼妙。

  也有人吐槽她, “什么年纪穿什么衣服,身材好是好,可有必要穿成这样吗。”

  谁规定了女人的美要被年龄限制?48岁的莫文蔚,怎么就不能在精密的打光和别致的造型里,美的不可方物?

  很多人说起莫文蔚电影都想起周星驰,实际上她是主演了王家卫导演的电影《堕落天使》,才一举夺得香港电影金像奖的最佳女配角奖。

  周星驰看女演员,极少失准。凡是她的御用女主,大多演技绽放,并且留下自己大荧幕最经典的作品。

  《大话西游》《食神》《喜剧之王》里的莫文蔚,或扮丑,或扮酷,或者演回自己,每次都神采飞扬。

  《大话西游》里的白晶晶,那妖娆刻骨的眼神,和她在至尊宝心里留下的那滴泪,是香港女演员少有性感、顽皮又深情的演出。

  《回魂夜》这部最被低估的周星驰电影里,莫文蔚披着《这个杀手不太冷》里的造型,和周星驰完成了一部旷世杰作的演出。

  到了《食神》中的“自毁形象”,莫文蔚自己看得很开:电影要求真实,不可能像生活中每个人都那么漂亮,要记住你是在演戏,不是在演自己。

  现在大家记住的是柳飘飘和尹天仇,但莫文蔚的演出是不走寻常路,在其人设基础上注入了些许痴情的反传统味道。

  但不多,只是抓取少许作为调味。否则又可能会剑走偏锋,变成另一种恋爱脑的女星形象。

  更微妙的是,这个角色的人物魅力中,还有一丝莫文蔚。尹天仇最后选择了柳飘飘,她帅气一笑,开着跑车就离开了。

  就像莫文蔚自己对待感情的态度,和周星驰在一起过,1998年,两人和平结束了这段情,莫文蔚对他说:“如果没有你,我就没有今天,多谢!”

  说起周星驰,莫文蔚说的是:“星爷是天才,很多行径自然也很奇怪,我能理解星爷,‘奇怪’是天才必备的条件! ”

  又夸“星爷看人很有一套”,说他“不只眼力好,耳力也不错。听了我在《西游记》电影中唱一首歌后就说,我可以走歌唱这条路!”

  2003年,莫文蔚赴柏林拍电影时见到了初恋男友。2011年的佛罗伦萨,在那个他们最开始相识相恋的地方,两人完婚。

  2016年,已为人妻的莫文蔚为周星驰的新电影《美人鱼》献声《世间始终你好》。人情冷暖尝遍的周星驰对她说了一句:“看来看去,还是始终你好啊。”

  太多人说星爷难相处,但莫文蔚不。两人缘尽于此,她没有说过他的半分不好。这令人想起,男女之间,除了爱情,是否还有另一种更开阔的情义?

  提到莫文蔚的人,当然要提起她的歌,而关于她的歌,任何乐评人都没有2005年竞争百老汇音乐剧《吉屋出租》时,惜败给她的天后孙燕姿说的精彩:“奇怪,有些歌曲一定要莫文蔚来唱,才有味道。”

  很多人已经忘了,莫文蔚其实是香港歌手,她1993年出版了自己的第一张粤语唱片《KAREN 莫文蔚》,但销量并不很好,随后被放逐到台湾。

  那时港乐流行的还是情歌那一套,有个性的王菲当时还叫王靖雯,唱的金曲是《容易受伤的女人》,何况莫文蔚。公司试图将她包装成一个乖乖女,她当然不吃这一套。强扭的瓜自然也不甜。

  但莫文蔚却在台湾流行乐坛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当然最重要的是,她找到了李宗盛,或者说李宗盛找到了她。

  两人以一首《阴天》结缘,而后大哥又在2000年为莫文蔚制作了《十二楼》,至此完全奠定了莫文蔚都市女性代言人的音乐风格与路线,此张专辑一举多得台湾金曲奖“最佳专辑制作人”,但更重要的是,从此无论有没有李宗盛,莫文蔚都知道自己可以唱什么歌了。

  2004年3月,莫文蔚终于有机会站在香港红磡体育馆的舞台上,演唱会结尾,莫文蔚对观众说:“如果我走正常一点的路,可能早就在这里开演唱会了……”

  自1993年出道以来,她发行了超过30张专辑、7度入围2度获得金曲奖最佳女歌手, 《他不爱我》《广岛之恋》、后来的《love》《忽然之间》一红再红,她被称为“行走的KTV”。

  但大概也是莫文蔚的独特之处。她的几十张专辑以女性人生不同阶段的情感为主题,穷尽了都市女性人生的种种可能性,总能触动女性心底最柔软的部分。她的嗓音不完美,歌却动听。

  而每一场演唱会上,她载歌载舞性感撩人,时不时优雅地弹奏一个古筝,浅唱低吟,那更是莫文蔚独有的味道。

  她的歌和她的演唱会,变成了一个个奇妙的舞台,就像她自己所说:“其实每到一个城市我就会结合当地的特色的元素,比如穿上当地的特色服装,像在兰州台上PK拉面,而在常州场就安排恐龙大PK!新加坡的特色胡椒螃蟹,说不定就会有我会大跳胡椒螃蟹舞,但大家只有来到现场才能知道我会出什么绝招。”

  当年的她可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学霸,琴棋书画、品学兼优。精通英、法、意大利语,粤语、普通话都能说,因此有了一个“九宫鸟”的封号。

  1985年被授予“香港最杰出学生”的荣誉,代表香港与其它地区的学生交流。

  那时她才17岁,独自一人去意大利念书, 任谁都可以看出,这是一条顺理成章通往名媛的道路,到待嫁年纪,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世家子,嫁入豪门养尊处优,是不是出来出席高贵聚会,那才是等待莫文蔚的人生。

  那时候张国荣还没成名,没有人认识他,他那次只是参加了无线的歌唱比赛,正是那场比赛,令张国荣脱颖而出开始进入歌坛,但离他80年代和谭咏麟争霸歌坛还远。

  可是当时莫文蔚和哥哥都坐在下面看那场比赛,张国荣出来演唱的时候,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

  少女时代见过绝代风华的张国荣演出、自己又满是艺术的天分,莫文蔚后来的选择,是否在那一刻,已经注定?

  后来在伦敦大学求学的过程中,音乐带给莫文蔚无穷的快乐。她还专门研修了声乐专业。

  妈妈有一次问莫文蔚,大学毕业后要做什么。莫文蔚才说,她要做和表演有关的事,妈妈当时就吓了一跳,但没有反对。

  媒体曾经写来写去都是她的性感和绯闻,她的定位是性格女星,很长时间里,她在港媒纪录里是作为周星驰的女友和前女友出现。

  直到多年之后,她虽然饱读诗书精通多国语言和丰厚的音乐积累,才随着时间慢慢绽放开来,这一切,才构成了她的美。

  1994年,莫文蔚出道之初,曾剃过一个大光头的造型,那是她的一个童年愿望。才不在乎别人会怎么说。

  她毫不掩饰自己工作狂的本质:我实在太爱自己的工作了,没有理由要停下来。可是一旦遇到了爱人,又可以放下一切不管不顾。2019年开完演唱会,2020年就消失一年。

  她不相信什么女人年过40就是豆腐渣,47那年她给新专辑取名为《我们在中场相遇》,听歌会上主持人黄子佼说希望下半场她可以继续再唱25年,她大笑,我要再唱50年。

  因为她懂得欣赏自己的美。她对香港的离岛情有独钟,能够一口说出全港共有二百六十多个小岛,每一个小岛,在她眼里,都拥有独特的风貌。

  有记者说:“虽然你不漂亮...”,她哈哈大笑打断对方:“对不起,我认为自己非常漂亮。”

  变老,本是一种向下的力量,会令美丽消散,可成长,则是一种向上的力量,是光,可以照亮美,我们从莫文蔚的身上看到的,一直都是向上生长的力量,那是一种充满生命力的美丽。

  当她低吟浅唱,“你还记得吗 记忆的炎夏”,时光就乖乖臣服于她,拜倒于这个48岁女子的长裙之下。

  或者说,这个女人的故事可以证明,一个女子能够活得有多任性,活得多自由,就可以多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