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 年龄差距50岁的婚姻是种什么样的体验?2019/6/1情_婚姻-婚外情-挽救婚姻

年龄差距50岁的婚姻是种什么样的体验?2019/6/1情

年龄差距50岁的婚姻是种什么样的体验?2019/6/1情感

  1969年1月30日,曾经的民国代总统李宗仁去世,享年78岁。 当时陪伴在他身边的是妻子胡友松,那一

  胡友松第一次见到李宗仁是在1966年,6月,程思远通过朋友找到了正在通县医疗队做护士的胡友松,他想为李宗仁物色一位贴身保健护士。在这一年前,多年旅居美国的李宗仁在周恩来总理的斡旋下回国,可惜回国还不到一年,李宗仁的第二任夫人郭德洁因为乳腺癌病逝,他在孤独中萌生找一个生活秘书的想法。

  胡友松这边,当时正煎熬于自己单位“人多嘴杂,是是非非”,一心想换新工作,便在朋友“介绍工作”的理由下,被带到了李宗仁的公馆。初次见面,对于比自己年长49岁的李宗仁的印象,胡友松这样描述过:

  我亲眼见到的李宗仁,虽然已经是76岁的老人,但外表气色很不错,腰不弯,背不驼,说话声音很响亮。这个大人物虽然不是我在电影和图书中看到和想象当中的那种浓眉大眼、高大威猛的英雄形象,但浑身上下却不经意地展示出一种凛然正气的军人气质,同时又不失儒雅和善。

  那次见面,胡友松既紧张又兴奋,紧张是因为见到了电影中才能看到的大人物,兴奋是因为,这个大人物竟然亲口请她去做秘书,她感觉“自己终于修成正果,来到了心境平和的世外桃源。”晚饭后临走时,李宗仁还给她发了一个红包,她战战兢兢接下,回家打开后发现竟有300元。

  1939年,李宗仁指挥军队取得台儿庄战役胜利的第二年,胡友松在上海出生。

  从她懂事起,她只知道自己叫胡若梅,据她自己回忆这个名字是母亲胡蝶起的,但她从来不知道父亲是谁。关于童年记忆,小若梅印象最深刻的一件,是在上海“百乐门”给前方战士募捐的活动,母亲与朋友们在台上表演,她就提着小篮子在场里来回走动,每当观众投进来钱,她就点头微笑说谢谢,这是她为数不多的,跟母亲待在一块的美好记忆。大多数情况下,母亲要各地奔走工作,她总是独自一人被留在长包酒店。1945年抗战胜利,小若梅因患湿疹被送到干燥的北方,胡蝶委托朋友照顾,自己只是偶尔匆匆一探。1949年初,李宗仁出任南京国民政府代总统,胡蝶在此时只身奔赴香港,把女儿留了下来。

  不过这个故事还有另外一个版本,有一种说法认为,胡友松对自己的身世其实也并不了解,她是个孤儿,原名若梅,跟胡蝶没有关系,还在襁褓中时就被送进红十字会孤儿院,幼时被张宗昌九姨太从孤儿院领养。

  不管是哪种版本,可以确定的是,长大后的若梅后来辗转去了北平,上中学时改名为友松。1959年,20岁的胡友松毕业于北京第三护士学校,毕业后分配在北京结核病医院,前后又在积水潭医院和复兴医院做护士。她曾经经历过两段恋爱,最后都无疾而终。其中一段,她跟一名五官科医生相爱,女生失恋后会做什么却由于家庭背景等原因遭到医院领导的极力反对,这段感情最后以分手告终,胡友松说:“当时,我发誓永远也不结婚了”。

  胡友松后来写过一本自传,详细叙述了她与李宗仁结识的前后经过,她在文章中回忆说,第二次见面,李宗仁就“用两个手臂抱住我,就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工作也从“机要秘书”变成了“保健秘书”。第五次见面,李宗仁干脆单刀直入,问胡友松:“小胡姑娘,你能不能跟我结婚?”第二天,李宗仁又对胡友松说:“我们俩的事情,通过国管局已向周总理作了专门的汇报,总理说只要你同意,就让我们名正言顺正式办理结婚手续。”

  或许是因为这句话,本还在犹豫的胡友松最终答应了李宗仁的求婚请求,她对他说:“既然是中央决定,周总理又有具体安排,我服从组织决定。”

  1966年7月26日,李宗仁和胡友松的婚礼在北京市东城区“西总布胡同5号”李公馆里举行。婚礼不算隆重,他只是请来上海的师傅为胡友松订做了两套礼服,说新娘子就应该穿着漂亮些。出席的嘉宾也不多,都是一些李宗仁从前的好友或共事人,情感最禁,名单还交给了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一一审定,管理局知道广西人李宗仁喜欢吃粤菜,特意为他请来北京华侨饭店的名厨为婚宴掌勺。

  这场婚礼差一点改变了胡友松的命运,她从饱受身份争议的小护士,摇身变成抗战英雄的妻子。尽管年龄差异巨大,胡友松在李宗仁身边依然感受到关爱,在胡友松的回忆里,她和丈夫婚后各自住在自己的卧室,李宗仁却每天夜里都会溜到她的卧室,给她盖盖被子,有时也聊一聊,胡友松很快就烦了,让他以后不要来吵她。他后来还是去,但是在感觉胡友松差不多睡着时,光着脚在地板上走,怕吵醒妻子。还有一次胡友松肚子痛,李宗仁告诉她吃四两南瓜子可以止痛,第二天,一盘瓜子仁摆在她床头,是他一颗颗给她嗑开的。

  胡友松和李宗仁的结合,曾被不少人指责,说她贪恋虚荣嫁给一个比自己大五十岁的男人。不过这场老夫少妻婚姻持续了还不到三年,1969年李宗仁去世,那时胡友松才29岁。

  祸不单行的是,在那个特殊年代,失去了李宗仁妻子的身份,胡友松被赶出李公馆,顶着“港澳特嫌”的帽子,被下放到武汉干校参加劳动改造。直到4年后才在中央的特殊关照下重新回到北京,改名换姓为王曦,被安排在北京无线电元件九厂当一名检验员,后又调入中国历史档案馆直至退休。

  1989年,胡蝶在温哥华去世,这对“母女”直到死也再没有见过面。1993年,胡友松在北京广济寺皈依佛门,法号妙惠居士,她住在北京东郊一幢年代已久的居民楼里,节假日会带上几幅字画习作拜师求教。1996年,她把李宗仁的遗物全部捐献给台儿庄人民,为了表示感谢,台儿庄区政府把老人列为台儿庄荣誉市民,并在2005年把胡友松接到离李宗仁史料馆不远的地方居住。

  2008年胡友松被诊断出直肠癌,11月18日她搬进德州庆云县名刹金山寺居住,然而还未迎来牛年,7天后,以妙惠居士的法身,胡友松在几十位僧众与佛友们的祈祷法事中安然圆寂,享年69岁。

  第二年刚翻年,由她生前口述的传记《我与李宗仁极不寻常的最后三年》出版,轰动一时,她在传记里写道:

  在我一生中最有意义的事情是1966年7月26日,我与民国政府代总统李宗仁正式结婚。从那一刻起,我的命运便同李宗仁联系在一起。那年,我27岁,李宗仁76岁。

  标签:李宗仁 胡友松 胡蝶 婚姻 护士 郭德洁 上海市 保健 医疗队 手臂 通县 程思远 享年 气色 自传 台儿庄战役 军队 母亲 电影 周恩来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