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 情感适合女生读的短篇美文_婚姻-婚外情-挽救婚姻

情感适合女生读的短篇美文

情感适合女生读的短篇美文失恋三个月定律适合在高中广播里读的女生比较喜欢的题材(重要让人听一遍就忘不了的)故事情节吸引人的因为本人要竞选校广播员首先在班级里演讲因为是文科班的女生比较多所以···还请各位帮帮忙了...

  适合在高中广播里读的女生比较喜欢的题材(重要 让人听一遍就忘不了的)故事情节吸引人的 因为本人要竞选校广播员 首先在班级里演讲因为是文科班的女生比较多所以··· 还请各位帮帮忙了^_^感激不尽o(∩_∩)o...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他们都还年少。她想,如果他们不是在那样年少的时候遇到,那么,一切又会是怎么样的呢?

  风穿越她,他穿越人群,剩下心动,在她尚未启蒙的感情世界里萌动起来,不动声色地驻扎,并开始弥漫。

  他篮球场上英姿勃勃,他人群之中谈笑自若,他与校园中几个黝黑的男生伙伴同出,惹事生非。

  她成为他身边一只移动的变色龙,随时跟踪他的行动变幻着身上的颜色,熙攘校园就是她安全的屏障。他不会注意到她,在数以百计的目光背后,投射过来的莫名其妙的关注的眼神。

  她或许乖巧,又或者说,她是太方正的一块旗帜,无论如何也不会在他的国家升起。

  可是她注意到了他,也许因为那一阵风,那一个很特别的滑板少年。也许是因为太平静的岁月,太蠢动的心。总之,因为她的心动,他们之间,便不是相互并肩又从不经过的平行。

  他每天放学之后会坐36路车回家。这一条线路,辗转也可以到她的家,只是,她需要在下车之后再绕行十五分钟。

  他戴了一个骷髅头链坠,在他隐藏的胸前,有时候会不小心泄露出来。他总是会很小心地将它收回,一切习惯又熟练。看来他佩带它,已经很多年。

  这一切,都是她在暗中悄悄观察而来。她是那样心思细腻的人,渐渐地,她仿佛觉得与他早已相熟,她甚至闭上眼睛便可以清晰地想像出他的轮廓,那样英挺的眉,那样修长的手,那样干净的笑容……

  一月十五号。近在年关,寒冷凛冽。知道他生日也纯属巧合,那时她作为课代表被老师叫去统计参加业余小组的同学的资料。

  她牢牢地将这个日子熟记于心。从那天起,她开始盘算着送他一件什么礼物。她希望那件礼物是特别的,可以表达她满腔的情绪的,而他,不一定知道这礼物来自谁,但是他能明白这礼物的意义。

  该送他什么呢?在寻遍了全城之后,她始终没有挑选到一件称心如意的礼物,可以送的,几乎就是太泛滥的卡片、蛋糕、各种音乐盒、鲜花……这不是她想要的。

  情感的突然来袭由不得她,而她又不能做出什么。她惟一能做的,就是每天不动声色地,任凭视线和思维围绕在他的左右,渐此成瘾。

  一次经过书店,她看到了一本台湾的言情小说,闲来无事,就顺手翻了几页。她突然看到了这样的一个情节:一个女孩穿越熙熙攘攘的马路去为即将要服兵役的男孩送一客甜点,那是一客意大利的蛋糕,叫做提拉米苏。在意大利的传说中,Tiramisu最早起源于士兵上战场前,心急如焚的爱人因为没有时间烤制精美的蛋糕,只好手忙脚乱地胡乱混合了鸡蛋、可可粉、蛋糕条,做成粗陋速成的点心,再满头大汗地送到士兵的手中。她挂着汗珠,闪着泪光递上的食物虽然简单,却甘香馥郁,满怀着深深的爱意。因而提拉米苏的其中一个含义是“记住我”。

  她的心,几乎在这一刻停滞住了,是的,是的,这就是她想要的,Tiramisu,Tiramisu。

  她记住了这个名字,然后她跑到所有的蛋糕店去问询,可是,在一个又一个摇头的答案之后,她逐渐失望。

  那是她这座城市里闻所未闻的西点,那只是遥远的美好的传说和浪漫的故事,距离她,十万光年,她只有听闻和憧憬的份儿,她悲伤地想。

  传说是因为一些不良事件,他被迫转校。在城西的一个普通的学校,她辗转地打听到他的消息,于是开始给他写信,那些信是不需要回的,因为她没有署上自己的真实姓名。她就是这样,沉浸在写信的快乐中,不可自拔。

  用深蓝色的墨水笔,一字一字认真地撰写,字里行间,没有一个爱字泄露,却全部都是满满的爱慕。情感有感大多数年少的爱情,都是一个人的事情吧,和对方无关,却因为对方而深深快乐。那么多的感触,那么久的倾诉,那么甜蜜的问候,那么暗生的牵挂,都隐蔽在那些看似平常琐碎的问候中。

  毕竟,那里面有那样一个女生,为自己喜欢的男生去买一客含蓄热烈的蛋糕。他会读到,也会明白她的所指。

  兴高采烈,又惴惴不安,她如同一个电动兔子一样地将这一切都完成。在邮局填写他名字的时候,她几乎是笑得无法合拢嘴巴的。

  这个生日礼物寄出去的两周里,她都没有勇气去再写信给他。这是一种奇怪的情绪,即使她明知道她隐蔽的身份不用去面对这种表露情感的尴尬。她还是无比羞涩地躲藏起来,就似乎她可以看到他质疑的眼睛,和惶恐的尴尬。

  再次给他写信,是忙碌春节过后寒假开学的时间。她简简单单地写了一些话,便发了出去。

  她又开始恢复了她的写信生涯,也渐渐地平静了心内的狂喜。她只要每天这样与他交流着,便开心。有一天,她与一个小学同学在一个百货商场遇到,寒暄了几番之后,她突然得知那个女孩,居然和他同校。她忍不住去询问关于他的消息。小学同学面露不屑地说:“哦,他,你们学校转来的那个男生,功课差,迟到,翘课,打架。不良少年。”

  在这之前,她寻找到最平安的欢乐,而这一切,全部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坏消息粉碎掉。

  原来,她给他写的那些信,已经不可能交到他的手里。她的信从来都是没有给他留过任何地址的,所以,他即使收不到那些信,她也无从知道。也许会被一些无聊的人,拆开来当作笑料,也许会被当作一些垃圾丢弃在这世界的哪一个角落……

  经过N市的繁华区,她买了一个庞大又繁华的蛋糕,写上了男朋友的名字,还有那些花里胡哨的抒情的字。抱着蛋糕等公车,适逢下班时间,人多嘈杂,车流如织,半天等不到一辆车。于是她准备穿过一个小胡同,绕到另外一条不算太拥挤的街上去叫出租车。

  什么时候,她生活的城市,已经有了提拉米苏。她如被点中了魔咒一样的,走了进去。扑面而来的蛋糕的香味袭满全身。店面不是非常大,但是雅致,特别。墙上贴满了美丽的宣传画,Tiramisu记住我,Tiramisu带我走。

  她怔怔地看着这一行字,无比澎湃的情感此刻一并被牵起。她的记忆被牵回了多年前,当她还是小女孩,她从来未被人知的心事,和那些费尽心机的暗示。年少时候的爱恋是那么地单纯与认真,她已经将那个忧伤的小女孩丢失多久了。

  她只是知道“Tiramisu记住我”,而不知道它的另外一个含义是带我走。是的。Tiramisu带我走,喜欢一个人,跟他去天涯海角,而不仅仅是让他记住。而她,匆忙的年少,忽略掉了这样的意义。

  她收回自己恍惚的精神,又看了看自己手里拎的那一个俗气又笨拙的大蛋糕,有点儿沮丧。外面车来车往,手机响了,将她一下子带回现实的世界里,是男朋友催促她赶快回家了。她忍住辛酸的鼻子,向服务生道了一声“谢谢”,然后转身就离开了这个店。

  总是有一些人,经过我们的身边,再随着时间错过,于是我们有了那么多的记忆,那么多的遗憾。

  提拉米苏记住我,提拉米苏带我走。都不过是一句句的美好的口号。说过了,喊过了,留在记忆里,充当美丽的布景。没有人会去为它花费太多的时间去等待和执著。藏在风中的那些难以破译的密码,如同岁月一起,被搁浅在青春的记忆里,渐渐无人提起。那些为谁唱过的歌,为谁流过的泪,为谁伤过的心……

  2013-08-27展开全部雪小禅散文 一团毛线所经历的爱情 那年,她正如花般灿烂。暗恋上班里的一个男生。男生并不是太英俊,但高大帅气,瘦瘦的人却很有力气,看人时,总是眼睛眯起来。

  就那样开始了暗恋,喜欢他的声音、他的笑声,甚至,他走路的样子,他甩头发的样子,上课的时候,故意去的晚,就坐在他的身后,看他逗旁边的女孩子笑。

  只有她没有,但暗恋上他以后,她觉得自己真的也可以像那些女生一样,贪婪地在窗前织着,一针又一针,把自己的恋织进去。

  她是不会织的,很笨地学着,学得差不多了,去商场里买了两斤紫色的毛线,他个子高,卖毛线的人说就要买两斤。

  同宿舍的女生问她织给谁?她低下头笑着,不肯说,因为毛衣织成了,她会去送给他的,那时,她是拼尽了所有自尊也要表白的。

  甜蜜地织着,想着他收下毛衣会怎么样?偏偏没有想到的,他不接受会如何?毛衣终于织成了,室友说,到底给谁织的,上铺的上海女孩子织了与她一模一样的颜色,早一天比她完成,然后说,你不知道宇穿上多合适。

  有的时候,人和人的缘就是这样吧,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她迟到了,在爱情的小站上,没有遇到自己等的那辆车。

  于是又悄悄地拆了,拆过的毛线,弯弯曲曲的,像她折叠的心,还没有启程,就到了终点,那一团团毛线,被她扔到箱子里,呆了好多年。

  初相识,一点也不浪漫,经人介绍的,她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有些失望,多少年来,宇成了她选择的标准。

  但是他,不高也不帅,甚至,有些木讷。给她倒水时,水洒了好多。本来,她是要见这一次面就说不行的,但临走时他忽然说,你一个人在这个城市里飘着怪孤单的,咱成不成的,有什么为难的事就给我打电线小时开着。

  心一软,她想流泪,谈了那么多次朋友,没有一个人说过这样的话。在准备分手的刹那她忽然转过头来,然后说了一句,有时间来我家吧,我们一起做饭吃。

  后来她觉得自己真的没有看错,他不仅人善良,对她也是够好,没有风花雪月,却有在生活中脚踏实地过日子的平稳,结婚前,他对她说,你会织毛衣吗,我们这有个风俗,就是女孩子要给未来的老公织一件毛衣。

  她笑了,忽然想起那一团团毛线,于是找了出来,用开水烫了,一点点又团成团,知道应该去给他买新毛线,还是舍不得自己织过的这一团团线。

  穿上她织的毛衣,他孩子一样笑着,我骗你的,我只是想穿“爱人”牌的毛衣,因为有足够的温暖。

  结婚后他一直就那样穿着,几年之后袖子那里磨薄了,她拆了想重新织,他说,算了,多累啊,我们有的是毛衣,也不缺这件。

  她还是织了,因为知道他喜欢。但这次却织瘦了,他已经发了胖,穿在身上紧紧的,她笑得肚子都疼了,然后让他脱下来,说再拆了吧。

  拆了之后却再也没有织,她生了孩子,他忙他的生意。几年之后,他几乎不再穿毛衣,穿着一千多块一套的保暖内衣,带着时髦的女孩子坐在奔驰车里,而她,早已经心灰意冷,他提出离婚以后,她竟然连一丝挽留的欲望都没有,一个男人要是变了心,哪怕是天塌了也不会改变的。

  搬家的时候,她的箱子里,有那一团团的毛线,紫色的,早已失去当年的鲜亮,那曾经成过形的东西,是毛衣,现在,仍然一如当初的散乱,如散了场的戏园子,乱七八糟,没有了头绪。

  这样想着,心里就会明媚多了。团毛线经历的爱情。不过是缘分的深与浅,说到底,自己还是要对自己有一种明确的态度,再怎么样,也要把心疼穿在身上吧。

  她又老又丑陋,还脏,提着个破袋子在我们楼前楼后拾破烂,谁家扔了什么破东西她总是很快地赶过去,不顾尘土飞扬,不顾肮脏和臭味。起初,我很厌恶她,因为拾破烂的人

  她有个疯闺女?老男人告诉我,是啊,大街上那个十八九岁戴着一朵野花跳舞,总是袒胸露背的疯丫头是她闺女。

  天啊,这么不幸!我常常见到那个疯丫头,在上班的路上,她蓬头垢面,边唱边跳,有时,还会脱衣服,露出很脏的乳房。男人们会起哄,有好心的女人就给她系上扣子。有时我想,谁家有这样一个闺女还不愁死了?她是一个妙龄少女啊,她的父母怎么办啊?

  后来听人说起老女人的经历时,我难过得差点掉眼泪——多年前,她亦是青春美貌,嫁给一个男人,生了这个疯丫头。发现女儿有病时,男人提出要把疯丫头送人,但她死活不同意,男人说,你不送人,我就和你离婚,我不能和你们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

  为了自己的疯女儿,她选择了离婚。离婚后的她,挣来的钱全给女儿治病了,但女儿的失心疯并没有治好,于是她成了天底下最难堪的母亲,大街上常常有男人欺负她的女儿,有人来告诉她时,她疯跑着过去,然后又哭又骂。她没有多少文化,所以,骂出来的话极其难听,但她对女儿却极其温柔。她说:来,跟妈回家。

  为了养活女儿,她打零工、修鞋、拾破烂、卖鞋袜,一次次被城管追赶得到处跑。有一次她去卖茶汤,因为没有办照推着车到处跑,结果被茶汤烫到了腿。她的腿上有很深的烫痕,还有被她女儿抓破的抓痕。

  作孽啊作孽啊,什么时候你死了我就省心了。她常常对自己的疯女儿这样说。可当别人说,那你把她打跑了别让她回家不就得了,她又说,怎么可能啊,那是我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啊!

  她们就这样相依为命地活着。我知道了这个故事之后,常常把没用的一些东西送给她,偶尔也跟她聊几句,她总是一脸难过的样子对我说:以后,我死了她可怎么办啊?她问我的时候,我很心酸。谁也不知道这对母女的将来会是怎样。她的女儿依然那么疯,一边跳一边唱一边脱,好多人还对她吐口水。这时候,如果她母亲在旁边,我会看到她赶走那些人,然后蹲在地上很无奈地望着远方。那是一种很凄苦的眼神,是我见过的天底下最难堪的眼神,委屈、耻辱,却无以诉说。

  后来很多天,在大街上看不到疯妞了。我炒菜的时候和妈说,怎么老看不到那个疯妞了?妈说,北大校长!轧死了,前几天让车轧死了,车还跑了!

  我的铲子一下子掉到了锅里,好半天回不过神来。怪不得好长时间没看到那个老女人了,她会怎么样呢?打听了很多人,他们说,好些日子没见她来拾破烂了,这下她解脱了,再也不用管那个疯丫头了!

  两个月后,我听到了一个更坏的消息,那个老女人死了。她死在了自己家里,家里到处是破烂,还有她疯女儿爱玩的一些小零碎。我被深深震动了,她是因想念女儿而死,还是因为觉得再也没有了负担而轻松上路了呢?

  反正她们母女去世相隔不到两个月。那是我听过的最动人的关于母亲的故事。埋葬老女人的时候,最值钱的东西居然是几床被子,这个女人,把她的一生都给了自己的疯女儿,她说过那是她的命,她总想给女儿一个好的将来,希望她死后女儿能活下去。

  女儿死了,她心中的希望破灭了,所以,她那么快就崩溃了,曾经,女儿是她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就是再疯,那也是她的女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