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 微心情经典语录20152019年6月7日_婚姻-婚外情-挽救婚姻

微心情经典语录20152019年6月7日

微心情经典语录20152019年6月7日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既于此娑婆世间走一遭,皆有命运二字为轨为辙,所谓命运,大都是螺旋状矢量前行,抛物线式的……既是抛物线,自然忽明忽暗、有起有落。世人大都宿命,觉得难以抗命,故而身处抛物线谷底时大都认命。万幸的是,总有一些东西能成为抗衡命运的力量(这个道理无需多言),我想说的是:每个人对这些力量的解读和排序皆不同,例如我首推“善意”,你青睐“坚强”。说的没错吧,你貌似在写那些坎坷的姑娘的坎坷,实则在写她们的坚强。其实不论善意还是坚强,都是普普通通的道理。可人们往往不待见普通道理。可管饱的都是米饭馒头而未必是奶油和糖霜啊,正因为道理普通,才更需要讲故事的人在故事里通过故事讲出来哦,你说是吧。挺好的道理,挺好的故事,挺好的姑娘。都怪招人心疼的。

  母亲扭过头笑着说,傻孩子,你不应该出来见我。小柒问,你过得好吗?母亲点点头,我很好。小柒又问,那你找到爸爸了吗?母亲笑了,找到了,我们都很好,闺女,你也要好好的。道不尽红尘奢恋,诉不完人间恩怨,世世代代都是缘。往日情景再浮现,藕虽断了丝还连,轻叹世间事多变迁。小柒曾经说,我的人生,如同倒叙。五年过去了,她逐渐从往日的悲伤走了出来,现在她终于能够直面那些往事,对那个在幽暗中的自己伸出手,说一声姑娘,别怕。她开始努力生活,纵然无人为伴,也鼓足勇气继续上路,对全新的自己说一声,你好,姑娘。父亲曾经说,这是我闺女,情感适合,这是我最好的姑娘。母亲曾经说,你要好好的,姑娘。小柒在文章的最后写:我会做一个心灵手巧的人,我会做一个要好好的姑娘,把坚持喻做针持在手中,努力缝补被现实扯破的衣衫。也同样坚定着心中的信仰,抱以生活最温暖的微笑。所以,爸爸妈妈,请放心我。请你们记得,我如此爱你们。你好,姑娘。你要好好的,姑娘。

  我们都觉得这个世界很美好,无论是曾经的雨天,还是喝醉的夜晚,无论是炙热的阳光,还是对峙的脸庞。只是不管在何处,我都不能再和你同行,不管去哪里,我都不会再在你身边。记忆里你依然是多年前的模样,你用力地活着,用力地呼吸,好像要把肺顶穿了一样。分分合合,结识不易。兜兜转转,散场别离。指鹿为马,错乱记忆。画地为牢,今宵往昔。

  我们走在单行道上,所以,能够遇到的就是缘分吧。爱也是单行道,遇到之后,如果不去珍惜和呵护,终究会成为一盘沙,只要有人愿意为你等待,而你愿意付出,那么爱的殊途同归,都是千万次邂逅换来的重逢。不管是人生还是爱情,都会有属于你的,都会来到你的身边,莫放手。不管经历过如何的曲折,能够找到那个属于你的人,能够和他厮守,就是好的。身后隐约响起脚步声,我回过头,笑着打招呼,嗨,国旗底下吃泡面。虾米姐夫愣了一下,憨憨地笑了。

  春天的天可真短哪,虽然只是近黄昏,但太阳已经滑落到山的那头了,凉风微起,从山的深处传来深深的寒意,我不由缩了缩肩膀。冬冬推推我说,康康哥,你听,那风的声音。那是我第一次如此清晰地听到山里风的声音,仿佛是从遥远天际飘过来,像是一阵哽咽,也像是一声低诉,轻轻的、静静的,无声无息降临在自己的身上。风声、鸟声在耳边响起,叮叮咚咚,叽叽喳喳,但心里却异常地平静,仿佛在这样一个时刻,我听到天地自然的声音,放下了心中许多的事情。我想冬冬也是如此吧,在远离城市的这座深山里,每当他独自一人坐在寺庙门口,望着远处连绵起伏的山脉,听着风的声音,小鹿情感挽回机构看着山脚下那个已经与他无关的世界,他的心里,肯定也放下了,肯定也如我现在一般的平静。他的那一世,已经过去。他路过了那一世,路过的微风,路过的高山,路过的声音,路过的世界,路过的你我。曾经遇过一次,已足够。我要走了,冬冬起身回到屋里拿出一个布袋,从里面舀出一大碗红枣递给我,他说那是曾经他亲手在山里摘的,记得我从小就爱吃,又大又红,一点都不酸。我连连摆手,这可不成,我来看你一次,怎么还能拿着东西回去。是吗?冬冬微微笑了,你不是说,你只是一次路过吗?

  曾经我又回到老房子,站在不远处的铁路眺望那一片已经远离十几年的故土,这样古老的中原土地,满眼的荒芜和堆积的杂草,不远处低矮破旧的平房,早已不复当年模样。有老人牵着小孩默默走过,耳边是簌簌的冷风,他们不会想到,在离着他们十几米外的高处,有一个故人这样默默地看着他们,仿佛在看当年的自己。天地之间以一种沉默的语言,为我展开了一幅仓皇的油画,雁群飞过,留下声声鸣叫,我眺望着那些土地,好似和内心中重重的心事重叠在一起,是我多年以来从未有过的感受,我终于理解姥姥曾经对我说的话,步步回首,无法回头。我想要重新回到那个地方,无论是开心还是难过,那都是内心深处一种平实厚重的情感,好似怀抱着一整片午后的阳光,扎扎实实的温暖。那些被沐浴过的土地,它们存在已久,久到我无法想象它们最初的模样,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祖祖辈辈,还有我,都是这个世界里最平实普通的存在。再没有比这更充沛的情感了,这是北方的故土,是姥姥的面容,是无法逃避的旧时光,我们的世界,和那些生活在这世界中的人们,都是一首记得又忘记、得到又失去的儿时歌谣。05姥爷去世后,姥姥身体大不如前,春节前脑梗复发瘫痪在床行动不便,我和母亲隔一天去看望她一次,给她按摩,陪她说话,喂她喝水。姥姥总是感叹多年之前的旧事,感叹现在活得不如人,不如早点死了好。我们百般劝阻耐心宽慰,母亲不知偷偷哭了多少回,他们内心的苦,我都深深看在眼里。时间是多么残忍,它维系着所有的过往和悲欢,也默默指引我们进入命运的茫茫安排,只是我们的宿命,同样时刻背负着无奈,我们感受沉重,我们承担痛苦,我们在一次次的分别和变迁中,慢慢也走上了同样的终点。

  《当时的月亮》里唱,谁能告诉我,要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以前我不懂,不忘记有什么好,拥有才是最后的胜利。但现在我真的明白了,我不再担心遇不到你,只要我一直都在路上,就一定会和你故人重逢,哪怕最终失去了你,我也变成了更好的自己,我不亏。有一句曾经流传很广但特别矫情的话,你若不离不弃,我定生死相依。现在听来格外壮烈,或许是曾经没有过那样的体会吧。但现在,更实在说,阿泽啊,若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啊。如果那时你未娶,我未嫁,我们就在一起吧,好不好?阿泽,我觉得自己没有在最好的时光里遇到你,是我的运气,因为我要变得更好,我还在前往你身边的路上。有人说感情就像是织毛衣,建立的时候一针一线,小心而漫长,但拆除的时候只要轻轻一拉,就连回忆都变得廉价和无用。但生命中或许就是要遇到这样一个心甘情愿的人吧,充满着不安,可是除了勇敢和坚持,没有其他的选择。这不是痴人说梦,也不是刻意为之,看惯了分分合合,厌倦了风云际会,总希望可以细水长流。可我现在早已明白,长相厮守的真谛不是时刻占有而是学会放手,不是日夜依恋而是默默陪伴。所以,过去了这么久,我和你之间,与其相见不如怀念,与其拥抱不如眷恋。若你懂我,我将一直存在。郎心自有一双脚,隔江隔海会归来。一转眼又到午夜,窗外圣诞节的霓虹灯都熄灭了,明天还要上班,但我依然写了这么多不痛不痒的话,不知道是说与你听,还是说给自己。你远在半个地球之外,那里应该有很好的午后阳光吧,你或许正躺在青翠的草坪里看一本书,你或许和几个国外友人在咖啡馆聊天,度过你原本就闲适的人生。你我之间多年后再回望或许也是梦一场,就如歌里唱的那样,我们也只是因为寂寞走在一起,又因为厌倦生活各自散去,我在没有你的地方坚强,你在没有我的地方闯荡。只是还要多久才能再与你遇到,到那时你能原谅我的荒唐,我能理解你的张望。有时候最合适的人,或者早已出现,只是我们不甘心偏要走走看看挑挑选选,兜兜转转百转千回之后才猛然想起那个最初被你放走的人。可曾想过世事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只要你一回头,她依然还在那里,晴天也撑着一把伞,等你回来。阿泽,无论你倦鸟归林,还是云游四海,我一直在。

  等待和相遇是爱情中最常提到的名词,但这个故事里没有恒定的等式,也没有必然注定的结局。任何的举动都会带来之后的蝴蝶相应,爱是一个人的事情,恨也是如此。等待是一个人的事情,放弃也是如此。准点到达是这个世界上越来越困难的事情,比如约会,比如航班,比如爱情。

  有人云: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彻,净无瑕秽。那世俗之中的事情,比如我们的生活,无法摆脱空气和土壤,能够一直保持着深度思考、去理解和观察周遭。比一切抱怨来得更为妥帖,一如我们的长辈,他们经过了漫长的年代和考验,已经完全褪去了幼稚的棱角,能够容纳下别人的缺点和混杂,暗自内心有一座天平和限制,这才是真正的担当。 无须逃离,被刺痛着,也要承受。琐碎和锐利仅仅只是生活的假象。犹如玫瑰的刺,扎手之后才是芬芳的娇艳。那场梦中的幼小自己和家人心甘情愿,低头默默一针一线,感受这花好月圆的安宁和洁净。一切自有定夺,在这片土壤上保持时刻回忆美好和向上的心。每个人都活在自我的深渊之中,而在梦中,曾经照耀万方,只是需要念想,和它终究带来的终局。盛年不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此时此刻,我安静地回望曾经的生活,想念着那片心中的过往,就算独自一人时也不曾有过彷徨。翻涌而来的是曾经留在回忆里的人,和即将面对的庞大的人生。

  我的姥爷,就是这样的一位老人,饱经风霜和苦楚,经历过无数的风风雨雨,用自己的双手和内心的单纯与质朴,为我们撑起了这样的一片天空,如今他撒手离开,留下的是自己孝顺的儿女,留下的是他最疼爱的外孙,留下的是姥姥只身一人,留下的是无数让我唏嘘感叹的故事和往事,留下的是历历在目的记忆中的事情。此后,再也没有人像姥爷一样疼爱我了,再也没有人给我讲故事,再也没有人摇着蒲扇哄我入睡,再也没有人牵着我的手去看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人偷偷塞给我零用钱,再也没有人给我做最喜欢吃的菜,再也没有人翘首等待着我的归来。它带走的,是我曾经二十多年与姥爷的时光,带走的,是这样一位普普通通老人的全部。姥爷啊,我是你的一块宝,我是你最疼爱的外孙,你不能继续见证我的成长,你不能再留下与我的点滴回忆。你说此生没有遗憾,你说让我把你的骨灰撒在河里,你说你要去看看这个世界,那么现在,就让我做你的手,让我做你的身体,让我做你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去爱自己的人生,去享受此后的时光。姥爷,你放心地走吧,不要回头,走到对岸,继续过自己喜乐的人生,继续完成未完成的心愿,继续抱着对生活那种最简单的期许,一路走下去吧。死亡可能只是一道门,逝去的那些人,也许并非是一次最后的终结,而是一种超越,经过了死亡,也许就走入了新天新地,也许就走入了下一段旅程,我会一直抱有这样的希冀。 我在这里,就与你正式地说再见了。下辈子,假如还有下辈子,我还做你的外孙,我还要和你一起,走过春华秋实,走过千山万水,你等着我。

  我似乎从来没有想过,我的生命会以怎样的方式结束,哪怕偶尔想起,也会觉得彷徨,但姥爷的去世,让我第一次认真思考这样的问题,在某一天,我会在失去黑暗力量的同时,依靠姥爷的爱点燃一盏灯,在某一天,我会放弃手中那些一直保存着的东西,前往对岸,和姥爷住在一起。触摸到生命的本质,并非是了无边际的黑暗,而是无休无止的轮回,和善念。而在这样的时刻,就好似是有一根绳索,将生死对岸的我和姥爷,紧紧拴在了一起,任凭我们各自走得多远,都不可能松开,反而会越来越紧,绑缚住我的灵魂。一天是二十四个小时,每一个小轮回就是一天,而这一百多个轮回当中,我都在做着相同和不同的事情,但姥爷给予我的一切,却越来越清晰,我也真正第一次意识到,黏稠的情感并非是狂热和焦躁,而是犹如蜿蜒的涓涓细流,一点点倾入自己的内心,让内心格外的清朗,干净,并且安宁。一想到姥爷,内心就会安宁,这是在最初的悲痛之后,最好的结局吧。姥爷对我而言,就像是给我的一条道路,点起一把不会熄灭的火,让我知道,曾经自己独行在黑暗中是多么的危险和孤独,有一些或真实或梦幻的场景交替出现,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它们相互映衬,道路变得热闹起来,我会察觉自己拥有很多,生命也会得到新的提示,得以继续顺利前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姥爷赋予我的,需要我用剩余的一生去感恩。我的灵修师傅对我说,人的死亡,只是一种蜕变,他只是涌向了其他人的新生。

  但是,经过这一百多天,我也明白,我不能一直为姥爷而黯然神伤和难过,自己心存眷恋,知道珍惜和感恩,就已经足够。死亡的真相,是有巨大的理由和真实来震慑我们,除非自己本能忽略,否则势不可挡。在北京的八大处,我为姥爷请了一道安魂符,写上他的名字和我的名字,挂在了佛祖的脚下,请师傅为姥爷诵经七七四十九天,超度他的亡灵,早日涌入他人的新生。去去去,莫再留恋,莫再徘徊。五蕴皆空,一切虚妄。

  我们都是如此渺小的人,苍茫一粟,我们或许不会经历大起大落,没有书中那些人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没有无旁人不同的成长经历,我们很普通,普通到不值得一提。但是,我们依然用尽全力生活在这里,为的是要做一个不普通的普通人。书中的那些人,冬冬、林、叶、H、艾小展、小忆、小柒、罐罐……还有我的姥爷,他们和你一样,都是一步步按部就班地长大、成熟,经历过许多平凡人事。只是他们的生命里,或许出现了一些不太容易的事情,但是,他们都跨过去了,过去了,也就真的放下了。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和我一样明白,每个人都要经历属于自我的起起落落,我们的那些孤独、彷徨、失落,无人能懂,但人人都会体验,那些最初无法忍受的情绪,不必深究不用纪念,真正需要铭记的,是身边陪伴你的人事,是爱。做一个淡然处事的人,做一个善待他人的人。我们走了许多年才走到今天,能够支撑自己的不是恨,而是幸福和快乐。情感如果你和书中的那些人一样,经历过诸多纷争,面对过生离死别,你就一定会懂得,此时此刻的安逸是多么珍贵,你也一定会庆幸,平平淡淡才是我们最后的幸福。我们都在各自的世界里各自修行,这个江湖,我走不完,你也是。生命是应该用来体验和发现的,它给予我们各种的安排,必定有它的意图和苦心,做一个在对的事情做对的事情的人,做一个内心丰盈而强大的人。曾经的人事都已过去,但请你不要忘记,某些时日里再次遇到,记得说一声别来无恙。那些曾经温暖过我的人,此刻被你阅读,希望也能够温暖你。那些曾经伤害过我的人,此刻被我遗忘,希望你也能够忘记。江湖行走一路风,一路行走肩膀齐。把新路慢慢走旧。把旧路慢慢走平。人生如是,爱如是。念念不忘,必有回想。人来人往,勿失勿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