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 情感春节中最让你感动的场面作文散文_婚姻-婚外情-挽救婚姻

情感春节中最让你感动的场面作文散文

情感春节中最让你感动的场面作文散文快手感情语录的女生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瑾儿忙碌的接完最后一个电话,在记事本上记下领导交办的任务,收拾背包低头快速走出办公楼。对面的公交车站点前刚好停下了一辆18路,瑾儿一路小跑着过去,挥着手示意司机等一下,路过的出租车私家车高级轿车里的人无不对她侧目,甚至有的人脏话已经溜出嘴了,瑾儿顾不得这些,出示月票后忙不迭地向司机道谢。车开动了,瑾儿开始考虑到了医院怎么向母亲交待。

  病房里的气氛很融洽,在这里住院的人好多都成了朋友,陪床的父亲总是一幅笑脸,对任何人都是有求必应,对母亲照顾得又极细致周到,所有的人都对父亲评价很高。脑血栓的母亲总是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克制而隐忍,从来没有像别的病人那样提很多要求,相反,每次瑾儿去,母亲都会提醒她不用总往医院跑,不要累着,瑾儿就会乖巧的答应,然后说些单位的趣事逗母亲开心。在母亲休息的时候,瑾儿常常会拉了父亲到楼道里逼供:“刚交的住院押金,钱还够不够?”很多时候,父亲会告诉瑾儿:“没事,我有钱,刚刚支出来的工资,还没怎么花呢。”但是瑾儿知道,父亲尽力在节省费用,不是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父亲是不会张口的。所以,瑾儿默默承担了自己妹妹的所有日常开销。

  的电话又来了,谨儿在电话响起的一瞬间拿起了听筒,电话那头,是妹妹气急败坏的声音:“大姐,我想跟你说,你婆婆真奸啊,她就是容不下我,就是想把我欺负走,她和她闺女一唱一和的给我话听,还以为我不知道呢?谁也不比谁傻...”谨儿紧皱着眉头听着那边的滔滔不绝,找个机会赶紧说:“行了,我知道了,你别太往心里去,下班后我再和你说行吗,现在正上班呢。”妹妹说:“那你得让我说痛快了,我不痛快我受不了,我快要疯了,这个死老太婆。”谨儿好脾气的答应,放下电话后,谨儿枯坐在椅子上,眼睛紧紧盯着电线分钟后,电话又来了,还是妹妹,这是一天里第n次了,谨儿快速的拿起听筒,看见处长脸上的表情很是不愉快,手里的稿子领导急着要,要命的妹妹每隔2分钟就来一个电话,不用说自己,处长估计也不堪其扰了。谨儿终于发脾气了,冲着话筒大声训斥:“这是最后一次,你没什么事情,我还要上班,不许再打了,再打我也不接!!”放下电话后,谨儿看见处长惊愕的样子,估计自己的表情确实好不到哪里去。可是,过了一会,电话又响了,谨儿固执的座着,处长看看她,伸手拿起话筒,很快又递了过来,谨儿的心脏揪得紧紧地,呼吸都觉得困难。

  从医院回来,情感妹妹正在离家不远的站点等她,谨儿给婆婆打了个电话,就说单位有点事情,晚上不能回家吃饭了,要晚一点回去,然后就近找了一处人少的地方,开始倾听妹妹的抱怨。妹妹嘟了脸,满脸的气愤,谨儿想起了父亲在临走时对自己的嘱咐,尽量平静下来,试着说服妹妹转移注意力,好好工作,可是妹妹一句话就把她顶了回来 :“我心情这么不好还可以自己上班?你婆婆倒是美了,把我赶出来,她正愿意呢。”谨儿不知道该怎样说,就这样木木的站着听着,时不时被迫的答应妹妹的提问。谨儿看见小鸟飞过,突然就想哭,为什么,飞鸟可以如此自由,而人就不行 ?

  父亲在楼道里对谨儿说:“你妹妹只能拜托你照顾,我自己的孩子我知道,赶紧给她找一处房子,让她自己出去锻炼锻炼,在你那里也住了两年了,爸知道你不容易,孩子,就算是帮帮爸。”谨儿只能拼命咬住嘴唇忍着泪水点头。她何尝不愿帮助爸爸,何尝不愿妹妹生活在自己身边,可是。这个不同于常人的患有抑郁症的妹妹和婆婆小姑之间的矛盾已经升级,她目前已经控制不了了,只能让妹妹搬出去,这个决定容易做,但是这一步步容易走。记得第一次给妹妹说这个想法的时候,妹妹第一句话就是:“大姐,连你也不要我了?你们就都以为我是个包袱吧,我还活着干什么,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算了。”谨儿想:风箱里的老鼠大概就是自己现在的感受吧。

  妹妹和婆婆吵架的事情是不能让妈妈知道的,而让妹妹搬出去住又必须经过父母同意,谨儿不放心这个什么都等着家人伺候惯了的妹妹自己在外面生活,更何况妹妹也不愿意独自面对生活啊。还好,妈妈只是听说妹妹找到工作了,并没有问太多,可是,谨儿知道父亲的为难。谨儿就这样木然的对着远处出神,妹妹叫了她两声她才听见,妹妹马上不高兴了,劈头就是一顿数落,谨儿咬牙忍着,妹妹把气出了,说:“姐,现在我上班了,得有几身像样的衣服,你给我买还是给我钱我自己买阿?”

  “哦,我给你一张购物卡吧,单位发的福利,有800多元,够你用了吗?最好给我剩一点,我还要给毛毛买牛奶。”妹妹高兴的接过卡,说花剩下我给你。谨儿知道这一花就剩不下多少了,但是还是提醒她自己也需要,因为要让妹妹慢慢明白目前家里的处境不比从前,不能再随心所欲了,要培养妹妹的自制力很不容易,要从日常生活一点一滴入手。妹妹把卡收好,说:“姐,我饿了,跟你说完我的心情好多了,又有钱买自己需要的衣服了,我觉得特别想吃东西,咱们去吃麦当劳吧,你不是和你那个婆婆说不回家吃饭了吗?”谨儿长出一口气,带着妹妹向不远处的麦当劳餐厅走去。

  这段日子,谨儿一直在帮妹妹找房子,离自己太远了不行,和别人同住也不行,条件太难了还不行,而租金太高的话,自己承当着也费力。就目前自己和老公的那点工资,要供房子,养孩子,还要负担死了丈夫的小姑和她孩子的一应费用,谨儿已经感觉到吃力,更何况,每年要给父亲准备至少1万元才能帮助父亲度过难关,现在再加上妹妹出去住带来的负担,谨儿觉得自己真的有些扛不住。

  妹妹已经对婆婆恨之入骨,婆婆对妹妹也是冷眼相加,为了避免她们之间的矛盾再次上演,谨儿让妹妹每天早上和她一块出门,到医院帮忙,照顾妈妈,中午则到单位食堂和自己一块吃饭,这样可以避免一老一少在家里生气,看上次她们吵架时毛毛可怜兮兮的样子,谨儿心疼地要掉泪,谨儿不知道如果在有下一次的话自己的忍耐力还能有多大。而且这样也可以减少爸爸的负担,妹妹吃东西是要香的,对口的,在医院,她一个人一顿的花销往往超过爸爸一天的消费。而且,实际上妹妹在那里也帮不上太多的忙,谨儿更怕她把和婆婆吵架的事情告诉妈妈,谨儿最怕的就是这个。这样早上走的时候,谨儿会嘱咐妹妹一次,中午吃完饭在单位休息的时候,谨儿还要再次嘱咐她。妹妹也同意这样做,这样一来不用面对那张她憎恨的面孔,中午还可以有的是时间和姐姐发泄,而且,每次,谨儿都是买妹妹最爱吃的饭菜。妹妹暂时安静了,谨儿的头却要炸了。

  中午,妹妹在床上躺着,照例的数说着小姑和婆婆的不是,谨儿在网上和自己的朋友聊天,乱糟糟的心情,让谨儿无法再以乐观活泼的面貌对待自己的朋友,谎称有事,就在线隐身。远在东北的三妹来电话,照例询问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妹妹的情况,谨儿还是一如往常的说没事,挺好的,妈的病也见好。可是细心的三妹还是听出了不对劲的地方,她说:“大姐,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要不然你的声音不会这么低沉”谨儿吃惊了,这个自己认为还是个孩子的小妹妹竟然会有这样的洞察力吗?三妹焦灼的声音里带着不容拒绝的强硬:“大姐,你告诉我,别什么事情都瞒着我,我不想这样,我虽然离家远,但是我还是这个家的一分子,我想知道家里的情况,想知道妈妈和二姐的情况,别以为我还是个孩子,你忘了?我已经大学毕业,我也是个独立的人了”谨儿泪眼模糊,可是,二妹已经座起来竖着耳朵在听她们之间的谈话,眼睛里满是戒备,谨儿清了清嗓子,把眼泪咽下,说,没事,你二姐就在我这呢,不信你问她。二妹赶紧过来接过电话:“三儿,妈和我都好着呢,我这几天天天在大姐单位吃饭,晚上我们还一块回家,挺好的,你别惦着阿”谨儿接过电话,三妹的声音低沉下来:“姐,你下班后给我打个电话,咱们在私下里说吧,她在这,肯定是不会让你说的。但是我知道,肯定是有什么让你为难的事情了,要不然你不会这样,你轻易都不会有这种情绪,一直以来都是你的乐观开朗睿智帮助我在这里发展的,别骗我。”谨儿应了,挂了电话。二妹紧盯着谨儿的眼睛问:“你们说什么了?”谨儿说:“三儿说过年回家来,可能能呆几天,还说会给咱们带礼物来”二妹马上松口气笑了:“我说吗,三儿上次就说要给我一套化妆品的,好几百元一套的,这次一定会给我带回来了。”谨儿的心口突然觉得堵得慌,她用力用手抚弄着自己的胸口。:“小娜,你自己上会网,我去方便一下”。妹妹则快乐的说:“等等,我和你一块去。”

  房子还是没有找好,离春节还不足一个月了,妈妈念叨着要出院,想回家收拾收拾准备过年。三妹和谨儿通了无数次电话,第一次,谨儿在妹妹面前失声痛哭,在那个寒冷的冬夜,谨儿和三妹一个在河北的瓷都,一个在遥远的冰城,隔着千里万里相对呜咽。最后,谨儿想出了一个缓和的办法,让二妹去冰城住几天,换换环境,这样或许对她的病有好处。三妹痛快地答应了,谨儿知道,在这个承诺背后,三妹该承受怎样的重压。

  三妹毕业在男朋友的一再挽留下留在了冰城任教,美丽善良的三妹不知道爱情走入婚姻要经过什么样的路程,但是在那一段时间里,三妹在留与走之间艰难的徘徊。她想回家,想和谨儿一起撑起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可是男朋友的下跪和誓言一样让三妹不知如何面对。父亲以在数夜无眠之后,明确的告诉妹妹:“留下,咱不能对不起人家,家里不用你惦记,有我和你大姐呢。”妹妹出嫁前赶回家来,就在谨儿的斗室里,和挺着大肚子的谨儿彻夜长谈,谨儿才知道由于家里条件困难拿不出像样的陪嫁,妹妹未来的婆婆和公公颇有微词,妹妹是听了父亲的线年的感情才留下的,当妹妹留着泪问谨儿:“姐,我还有退路吗?”谨儿就如同哄孩子一样把妹妹抱在怀里,告诉她,安心得做她的新娘,结婚虽然不是只和一个人结婚,还有那个要嫁的人的家人,这之间会有许多矛盾和阻力,但是,只要用心,都能化解,只要你嫁的这个人是对的,是值得的,就不要想退路。然后看妹妹沉沉睡去,谨儿就在蒙蒙亮的天色中任泪水肆意。

  2006年的春节很快就到了,妈妈在腊月二十六才办的请假手续,回家过年,春节过后,还要继续住院治疗。谨儿把单位发的米面肉鱼交给了婆婆,又给了婆婆3000元钱,带了一年毛毛,谨儿知道婆婆不容易,何况还有一个没结婚的小叔,和这个在自己这里暂时避风的小姑,这些都是要婆婆操心的。在医院,谨儿把1000元钱交给了爸爸,“爸,这是过节的钱,过年应该够了”。爸爸搓着手说:“谨,爸以后有钱了会还给你的,现在爸紧啊”。“爸,不用您还,您给我们付出的比这要多得多,再说,我和峰的工资不少,够花的,公务员工资还年年涨,以后我们的日子可松快着那。”爸爸的眼睛里有一种东西闪了一下,谨儿觉得这一瞬的光亮应该就叫做希望吧。

  毛毛一周半了,已经会说很多话,奶奶叫他说大家好,他眨眨眼睛说“大家好,大家破”,看着大家笑得前仰后合的他也哈哈大笑,谨儿看着可爱的毛毛,所有的压抑与苦闷都转作了爱意,这个精灵似的小人儿,这就是自己的希望吧,就像父亲看着自己时眼眸里会有瞬间的光彩一样,毛毛看见谨儿在微笑,欢笑着跑过来要妈妈抱,谨儿从心里叹出一口气,抱了毛毛,和婆婆说要出去买点东西,从家里走了出来,二妹随后跟了出来。毛毛高兴极了,和妈妈单独在一起的时间很少,像这样妈妈带着他出去玩的机会就更少,谨儿看着兴高采烈的儿子,有一种心疼弥漫开来,带着他在市场上转了一圈,买了毛毛最爱吃的双汇玉米肠,二妹在边上苦着脸,要谨儿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峰,怕他知道了会看不起她。谨儿的心再次沉落,“小娜,不是所有的事情我都可以替你隐瞒的,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瞒也瞒不住,你还是面对吧”谨儿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和老公谈谈了。

  晚上,老公回来了,婆婆一如既往的作了老公最爱吃的饭菜,天下的母亲都一样,总是对儿女付出,却从不要求儿女回报。老公的脸色很难看,谨儿明白,老公知道事情的真相了。饭桌上,二妹只吃了小半碗饭,当她把剩下的饭又一次推到谨儿面前时,峰皱着眉头说了一句:“吃不了就别盛那么多,总让你姐吃剩饭?”二妹讪讪的收回手,谨儿忙说:“小娜,放那吧,我今天也吃饱了,剩下就不要了。”晚饭在沉闷的气氛中吃完了,饭后,谨儿拉着老公出去走走,二妹在边上紧张的看着谨儿,说:“姐,我也去”,谨儿咬了咬嘴唇:“你在家吧,我们抱着毛毛出去走走”。峰一声不吭的随着谨儿出了门。谨儿抱着毛毛,告诉他这是月亮,星星,还有大树,寒冷的冬夜,毛毛缩在暖和的棉衣里,奶声奶气的跟着妈妈学说话。

  “峰,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了吧,小娜和妈吵架了,这几天我一直在给她找房子,不过没有很合适的,我和三儿商量过了,过年她就和三儿去哈尔滨,这次是她不对,我知道,我也知道你这两年来很容忍她,也很宠她,你这个姐夫做得够好了,可是我没有别的办法,我知道我给你,给妈带来了许多麻烦,妈还要看孩子,还要伺候小娜,我知道,峰,这个妹妹我一辈子也丢不下了,一辈子。”

  谨儿哭了,峰用手揽过她,“我知道你孝顺,知道你想帮爸承担一些,但是,你能做一辈子的好人吗?我早说过,小娜在我面前总是很听话,可在你那里总是刁难人,你不觉得你是在惯着她吗?她就以有病为借口,她吃定你了,这次如果她不是和妈吵架,我不会说什么,但是,你要知道,医院里已经躺下一位老人了,如果妈在出点什么问题,咱们两个怎么办?孩子怎么办?工作怎么办?生活又怎么办?”

  “峰,我们离婚吧,你找一个比我更好的女人,只要她对你好就行,毛毛我自己带着,我不会再嫁人了,我会把孩子带大的”峰瞪了眼睛:“你说什么屁话!离婚就能解决问题了?你要是总这样,早晚有一天连你也搭进去。”谨儿靠在峰的肩上失声痛哭,长久以来的压抑和痛苦就在这一瞬间找到了宣泄的渠道。毛毛吓哭了,用小手给谨儿擦泪,谨儿把脸埋在毛毛的棉衣上,抑制住哭声,却抑制不住抽泣。峰抱过孩子,说“别哭了,明天妈不就出院了吗,我找车送他们回去,过年后小娜去哈尔滨,这段时间你再给她好好找找房子,别哭了,没事了。”谨儿觉得丈夫的怀抱好温暖,谨儿抬头看看峰:“你什么时候从北京公司调回来?”峰刮刮了谨儿的鼻子:“怎么,又想让我调回来了?这个我也不知道,我不在家这段时间就苦了你了。”“峰,我真羡慕那些三口之家,下班后可以一起到外面散散步,从我怀孕到现在,你回家的次数也超不过10次吧,这次如果不是家里有事了,你还不会回来吧?”峰把谨儿抱在怀里,“你和毛毛是我最牵挂的,公司忙,没有时间回来,谨,别怪我。”谨儿无声的点点头,泪水再次打湿了峰的衣襟。

  今年的春节过的很热闹,正月初二瑾儿就带毛毛回了娘家,姐妹三个围在父母身边,再加上毛毛经常出些洋相,父母的脸上总是笑吟吟的。二妹因为过年后就去东北,看得出她也很高兴,只是经常还会说起谁谁欺负她,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奶奶早已卧床,这时候连人都认不准了,医生说可能熬不过春节,一家人就在提心吊胆和偶尔的快乐中度过了春节。马伊琍谈

  二妹和三儿走了,瑾儿觉得一下子就轻松了,可是,有一种伤感开始经常光顾,她常常会莫名其妙的陷入忧伤的情绪不能自拔,而且,瑾儿发现自己对工作对生活失去了兴趣,终于有自己的时间了,她却不知道该干些什么,看着手里的工作堆积起来,看着家里渐渐失去了以往的整洁,瑾儿发现自己在慢慢下沉,一直沉到生活的最底层,黑暗的底层,她不知道什么可以再激起自己的兴趣,那种无助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包裹住了她。

  qq上的朋友不多,瑾儿开始练习着把自己的事情讲给朋友听,瑾儿希望自己能尽快好起来,而且,瑾儿不想让老公知道自己的心态,瑾儿怕他担心,他已经够累得,瑾儿不想把自己的压力在转给他。有时候,瑾儿会问自己的朋友:“你有过拿起书包往了钥匙,返回来拿了钥匙又忘了书包的时候吗?”“你有过自己被无形的绳子绑住的感觉吗?”当朋友说以你的年龄不用该有这样的感觉的时候,瑾儿知道,自己正慢慢步上二妹的后尘。那段时间,网络上的朋友成了瑾儿生活的支柱,遇到问题,瑾儿总是第一个去问他,,一个人的时候,瑾儿就在心里和他对话,那个朋友也许永远也不知道,当时瑾儿每天要用所有能想起他的时间来想他,瑾儿不说,因为她知道凡事要有度,过了,对谁都是伤害。

  三妹打来电话,说她老公对二姐倒还可以,就是要瞒着婆婆公公,而二妹又很不懂事,自己在家里的时候随便乱接电话。瑾儿知道,三妹的工作很忙,还要考研究生,这样对她影响很大,既然自己已经调节过来了,还是让二妹回来比较好。况且,奶奶已经快不行了,二妹早晚要回来的。瑾儿开始给二妹找房子,三月的一天,爸爸来电话,说奶奶不行了,瑾儿哭着坐上回老家的公共汽车,到家时,才知道二妹和三儿第二天中午也到,看着奶奶糊涂的喘气,瑾儿默念:“奶奶,您等等二头和三儿啊”。

  奶奶总算看到了所有的人,在最后清醒地时候,目光变得清澈,满眼的泪,这时的奶奶应该是什么都明白得了吧。葬礼上,二妹突然发作了,她把茶杯扔向了婶子,并对婶子和所有的表姑们破口大骂,瑾儿和三儿拼命拉着她,劝开后,听见婶子在里屋大骂爸爸妈妈,三儿气的要冲进去,瑾儿拉住她。爸爸在哪天晚上喝得烂醉,瑾儿和三儿劝他的时候,爸爸流着泪说:“她不得善终,不得善终啊。”妈妈在床上号啕大哭,瑾儿和三儿强忍眼泪劝解,泪水却比妈妈还要多。

  三儿回去了,瑾儿帮二妹租到了一处不错的房子,并负担起她所有的费用,瑾儿知道,这就是责任,自己推脱不了的责任,老公对瑾儿的做法默认了,只是提醒瑾儿,不要过分依着这个妹妹,瑾儿答应了,生活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朋友问瑾儿:“你不可以不管她吗?”,瑾儿只能在电脑这头苦笑摇头,不能,因为这就是亲情。

  2、过年看戏的快乐??乡村文化少年记忆之三 小时候,过年能看上戏可以说是最快乐的事情了。 起初还没有开放古装戏,也不懂什么叫戏。只是到了春节,听说大队部的大礼堂里有节目看,我们就一起去看剧”。身上穿了新衣服,看到大人都要很礼貌地叫一声好听的。到了大队部大礼堂看到大家已经挤满了,我们就只管钻到最前面去,随便在地上铺一张报纸,顾不了爱惜新衣服,就坐在了那里。哨子一响,幕布拉开,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那时乡村演员们大都唱的是《红灯记》、《沙家浜》等现代京剧样板戏选段。一看那唱功做功,大家都觉得我们村的演员也不比城里大剧团的演员差。事实上正是在那些过年的演出中,一大批乡村演员成长起来。他们后来就有被县剧团选去做专业演员的,区里成立锡剧团,我们大队有好几个年轻演员被选中的呢。也有好几对年轻人正是在唱戏中产生了感情成了亲。那时,我们这一带乡村对能唱戏的特别尊重,要是谁家出了一个唱戏的专业演员,那可是全村人的骄傲。因而在戏校到我们这里来招生时,我们都盼着那些漂亮的又能唱戏的女孩子被招去,那样我们也会感到同样的自豪。 古典戏剧渐渐放开。于是每逢过年,我们就早早地托熟人到城里的剧院去买戏票。我舅家就在县城南门,我们要到城里看戏,肯定是先到舅家拜年了,再与舅家的几个表兄弟一起去看戏。大家一路有说有笑,总要到沿街的店里穿来穿去,看上什么好吃的东西还要买点带到剧院里去边看戏边吃。这样,我们把看戏当作过年这几天里最有意义的事情,看戏就成了我们过年最隆重的活动。 有几个年头落雪,买到的戏票又是晚上的。按照惯例年初二去舅家拜年,年初三我和几个表兄弟去了红塔的姨娘家,我就要回家。为了看戏,我往往就住在舅家几天不回家。落了雪,路上冻得结了冰,母亲劝我们别去看了,我却仍要去。那时,母亲刚给我买了别的孩子都没有看到过的半靴”,我就穿了去看戏,因为雪再厚也不会钻到半靴”里。我想母亲这是在鼓励我外出呀。虽然耳朵冻得很痛,但只要有戏看,什么都不顾。一进剧院看到那么多人一起来看戏的气氛,觉得那才可以真正叫过年,比整天吃吃喝喝要强好多。 正是这一次次过年的看戏中,我看到了好多如《珍珠塔》《庵堂认母》《庵堂相会》《玉蜻蜓》《五女拜寿》《乞丐与状元》等等古典名剧。看到在场的好多人居然会跟着曲调唱,而且知道出场的什么什么演员的来龙去脉。我真佩服他们,也许这样的人才真正叫做戏迷吧。 当然,乡村人过年看戏大都是在露

  3、乒乒乓乓的鞭炮声催人奋进,把时间推进到2008年,兴奋的人们彻夜无眠,烟花在夜幕中绚烂,炮竹在黑夜里中炸响,欢笑印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大年初一早上,按照老家的习俗,不但要给长辈们拜年,还要给列祖列宗“拜年”。因此,一大早,大家纷纷驱车往老家赶,把去年的收获和今年的希望告知先人,我们也一样,怀着喜悦和激动的心情赶往乡下,拜祭先人。

  老家在乡下,按我们这儿的风俗,是只拜祭爸爸这一方的先辈的;但今年不一样了,经过大家慎重讨论,决定爸妈双方的的列祖们都要拜祭。

  乡下的小路上,到处都可以看到扶老携幼的人群,大家都提着香烛、纸钱,拿着祭品,向各自祖先的坟地赶,人人脸上都带着欢笑,看得出来,去年大家都收获不错,都急于把自己一年的收获告知地下的先人们。

  一路的鞭炮声,一路的问候声,一路的欢笑声,很快,我们就到了爷爷的坟前,爸爸点燃香烛、把预备的纸钱点燃,并且还放起了鞭炮,然后郑重的磕了三个头,把去年的收获和今年的希望告知了爷爷的在天之灵。

  拜祭完爸爸这一方的先人后,我们又沿着小路往妈妈的先祖坟头赶,一路伴随我们的依然是鞭炮声、问候声和不绝于耳的笑声。

  由于妈妈家先祖的坟有十几里远,而且又全是乡村小路,为早一点赶去,我们走得很急。由于刚下过雪,路不太好走,我们决定不走山沟,而是从半山腰上找干一点的小路走,突然,我看到几座孤零零的坟,杂草从生,没有人祭拜。

  我想,假如人真有在天之灵的话,它们不感到寂寞么,他们的子孙呢?我把这想法告诉了爸爸。

  爸爸说:“祭拜逝去的先人,以前是一种封建迷信活动,而现在,已经简化了,只是一种礼仪,是对自己先人的尊重。”本回答由网友推荐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匿名用户

  2018-02-24展开全部当各路官V把民谣中的炖猪肉篡改时,民族团结,我感动了!

  当春晚微博把一张带有猪头的照片PS修改,把猪肉铺改成羊肉铺时,民族团结,我感动了!

  当得知禁猪令从2007年就有了,还强令国外品牌更换猪年宣传形象时,民族团结,我感动了!

  当看到舞台上的黑人兄弟、哈萨克兄弟....等等等等时,世界民族大团结,我感动了!

  当看到某位演员前几年春节过得好好的,突然高调宣称少数名族过春节就不是少数名族了,民族团结,我感动了!

  当我看到来自明朝的国宝“丝路山水图”出现在电视机前,一副穿越几百年的地图,谁说咱们明朝丝绸之路断了!这幅地图打了他们的脸,咱们明朝一样能去麦加做生意呢,世界民族大团结,我感动了!

  当看到某些人污蔑少数名族吃猪肉,在车内被掀翻时,我拍手称快,民族团结,我感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