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 初恋成为男人执念不只是因为没搞过的遗憾情感_婚姻-婚外情-挽救婚姻

初恋成为男人执念不只是因为没搞过的遗憾情感

初恋成为男人执念不只是因为没搞过的遗憾情感

  大多数男生在自己的恋爱生涯中,总会不经意间经历这样一种悲剧:自己心心念念,费尽心机追来的初恋,最终却没能走在一起。

  于是男生们只能不时的怀念,问自己,究竟是有缘无分造化弄人,还是那时的自己在爱情方面太傻比,没有认真对待,也没能留住那份纯净的初恋。

  这种剪不断放不下的初恋情结,在《笑傲江湖》中的令狐冲身上,就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令狐冲与小师妹青梅竹马,一起练就了以二人名字命名的冲灵剑法,令狐冲面壁之际,小师妹每日飞来送饭。一次,岳灵珊低语问他:如是我送饭摔下悬崖死了,你是不是就不想活了?

  令狐冲答:“正是。小师妹,那不是为了你替我送饭,如果你是替旁人送饭而遇到凶险,我也是决计不能活了。”岳灵珊紧握他的双手,心中柔情无限,低低叫了声“大师哥”。令狐冲想张臂将她搂入怀中,却是不敢。

  傻傻情话说的再多,却终究还是错过,小师妹在移情别恋之际给了令狐冲一次机会,然而在这份感情中看到的,却是男人不敢将她拥入怀中的软弱。

  这正如大多数初恋男生的那份矜持和青涩一般,情感不懂爱又想爱,用最弱智的撩妹方法,去制造一场场看似不经意的偶遇。然后一部分人用天真博得女生欢心,另一部分人却屡屡碰壁,最后在时间和耐心的消磨中,渐渐失去当初的热情。

  直到岳灵珊彻底爱上林平之,令狐冲成为感情炮灰,他才看到那个懦弱的自己,沉默不语,自暴自弃。但又像一个得了“初恋症”的患者,对岳灵珊久久不能忘记。

  令狐冲初见任盈盈,抚琴弹奏《有所思》之际,他不自觉地想起昔日与岳灵珊两小无猜,柔情密意,便忍不住向任盈盈便吐露自己苦恋岳灵珊的心情。

  恋人任盈盈被抓到少林,令狐冲率众人前去解救。群雄与正教中人对敌中隙,令狐冲想起:“小师妹这时候不知在干什么?”

  岳灵珊惨死之际,嘱托他照顾昔日情敌林平之,他不顾一切的答应。小师妹断气,令狐冲心中一沉,似乎整个世界忽然间都死了,想要放声大哭,却又哭不出来。

  忽的又感受到任盈盈的存在,于是愧疚的说道:“盈盈,我对小师妹始终不能忘情,盼你不要见怪。”

  于是有人说,令狐冲之所以人见人爱,就是因为他的重情重义。但如果你想学令狐冲那样,在现任面前嘚瑟对初恋的喜爱和不能忘怀,首先你得有一个大度到无法想象的任盈盈。

  可现实是,几乎所有女孩,都会对一个迷恋初恋的男朋友,歇斯底里,灰心到底。

  因为就像很多有处女情结的男生一样,他们在乎的不是处女膜,而是害怕女友把他的性能力和尺寸,与她的前任进行比较,担心自己比不过而就此蒙上阴影。

  女生也是如此,她们害怕比较,害怕自己比不上男朋友的那个初恋,害怕知道自己不是他心中的唯一。

  在李碧华编剧的电影《奇幻夜·枕妖》一章中,静怡短信监视男朋友阿康,发现阿康借钱给初恋,静怡质问阿康,为何这么过了久,你还是放不下她?为何还要借钱给她?

  阿康没好气的说道,“我不是借,我是给,我跟她那么久,她有事我一定帮的。”于是静怡发疯似的拿出阿康放在床下的,珍藏着的,与初恋的照片和互赠的礼品,当着阿康的面把一切毁成灰烬……

  不是借,而是给,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真是初恋虐我千百遍,我待初恋如初恋……为初恋跟现任翻脸这件事,在现实中也是屡见不鲜吧。

  很多西方学家发现了初恋难忘的现象,于是通过大量实验,终于发现了其中的奥秘——契可尼效应。他们说,人们对已经完成了的,有结果的事情极易忘记,而对未完成的,未达目标无疾而终的事情,无法释怀。

  其实想来,我们之所以难忘初恋,也正是因为这种未完成感,初恋之时,∷组图莎,往往被家庭压力、学校规矩等因素阻挠,而那个她,又不像现在的妖艳贱货,动辄跟你要东要西要IPhone7,又或者是把门当户对,钱房车彩礼挂在嘴边。

  她们单纯,容易满足,简单,没有心机。什么都不懂的年纪,曾经最掏心,也最刻骨铭心。

  后来,我终于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是你,关于家庭的重要性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我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但真的找回初恋,又能怎样呢?你找的回初恋这个人,却再也找不回当初的那颗心了。既然如此,那不如像李敖说的,对待初恋,只愿来世相见,不愿今生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