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 情感巴菲特芒格“二人转”未来可能在伯克希尔_婚姻-婚外情-挽救婚姻

情感巴菲特芒格“二人转”未来可能在伯克希尔

情感巴菲特芒格“二人转”未来可能在伯克希尔年报中打征婚广告婚外情分手这些问题涉及美国政治、为何买科技股、中国股市怎么玩、接班人等等,话语间一如既往的妙语连珠、幽默风趣,会议现场笑声不断。

  巴菲特:无人驾驶的车子,单身男女,对于汽车保险公司是会有影响,它们是不是更安全呢?还有经济上的效率是不是真正能够解决现在的问题?我想关于这个自动驾驶,或者自动驾驶的车辆对保险的影响,这是以后要扩大讨论的问题……对汽车保险公司来说可能不是太好的事,而现在已经面临了卡车行业缺少驾驶员的这样情况,所以如果这些技术能够提高他们的安全性的话,是很受欢迎的。

  巴菲特:……比如说以前买一家公司的时候,1972年审视这家公司的时候,就是觉得那个时候人们还是希望能够去买这样的糖果,甚至把它作为礼物送出去。所以人们买糖果,在长期来说还是会这样一个趋势,管理人员也很喜欢这样的公司,所以我们当时就收购了它。而这个公司,每一年大概能够给我们带来很多的税后的收入。所以我们从买它到现在,已经有了将近四十亿的收入了。 这就正是因为我们当时觉得,人们并不会因为有其他糖果的价格更低而会忽略这家公司的糖果。就像你在情人节带妻子出去吃饭一样,这是我买给你的糖果,这是我低价买的。你可能就失去了她的青睐……

  芒格:我觉得当时我们还是比较年轻的,可能没有想那么多。我们现在慢慢地变得比较老谋深算了,我们当时觉得买这个糖果公司是非常好的事情,它的价格合理,也是一个非常好的长期资产的保有。所以我们觉得这是一个很明智的决定。

  巴菲特:如果当时的价格不是这样的,其要向董事会汇报这件事情,然后决定买入。这个向我们推销的人,是当时一个非常有名的人的孙辈,他对这个业务并不太感兴趣。他可能对于像葡萄、女人这样的事情更感兴趣。我们当时是慢慢的在跟他的交流当中,帮助他改变了这种卖公司的理念,我们当时有很多的这样的交流。就是跟他说,你拥有一个糖果公司比你拥有一个女人有多少好处。这是我们当时做的交流。

  问:继续持有美国运通、富国银行等股票对伯克希尔·哈撒韦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巴菲特:我们是他们很大的持股人,美国运通、可口可乐都是这样,富国银行也是。我们都是有几十亿的这样的公司的持股额。这些公司的业务都是我们非常喜爱的,但它们都有不同的自己的一些特征……那我们下面听一下查理的意见是什么。

  芒格:我想对于(siscandy)这个交易我是非常满意的。这个糖果公司,因为它的这个品牌,老太太这个品牌是非常有威力的。

  芒格:……我的一辈子的生命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我想伯克希尔公司在一些重大的投资上,也都在继续学习之中。每一次,你今天如果在做一些资本的部署的话,经验是非常重要。就跟你投色子一样。当然我们不是每天光吃甜甜圈就可以过日子。在做决定的时候,今天一个球投出来到底是什么方向,我们都还是要再学,如果不学的话我们今天不会坐在这儿。你还是活生生在那里过日子,但是没有学的话,可能就是行尸走肉。今天你是一个商人,如果做得不好大家也不会感谢你,你必须做得很好。

  学习的经验就是我们让我觉得最喜爱的,是我最喜欢谈的。第一个,你在钓鱼的时候,首先要了解这条鱼在哪,第二望着你钓鱼的时候鱼在往哪里游。所以别忘记,第一条鱼是哪里钓的,钓上来之后鱼是不是还在那儿,这是我的想法。

  巴菲特:我1966年在巴尔的摩买了一个百货公司,那时候我并不是很有经验,就买了那家百货公司,或者就是想在那个地方开一家新的店。在那个区,也许就是说,你那边还有一些竞争者已经到了那里了,你也跳进去,这些人也跳进去,结果一下子就一家店两家店,很多店都进来了,这都可能。到底怎么玩这个游戏,或者是商业上的作战方式,你学到很多,当然是从经验中吸取教训,哪些是要避免的。也许你买了一堆烂业务。我们当初也尝试了很多。

  芒格:经验就好像你尝试汉堡和墨西哥的食物,你尝了很多之后就知道什么最好吃了。

  问:是否会放弃可口可乐的股票?因为他们对环境造成了损害,甚至损害了工人的利益。

  巴菲特:……我一生中都在吃我喜欢吃的东西,而这瓶可口可乐,它有12盎司,我每天大概喝5听。大概有1.2盎司的糖在每罐当中。你可以看一下每个人不同的糖热量的摄入,我相信我会更愿意从可乐中摄入1.2盎司的糖而因此感到开心。1982年开始我就一直沿用这样的生活方式。

  如果你告诉我说,如果我吃芦笋吃西兰花这样的健康蔬菜可以多活一岁的话,我觉得我更愿意吃巧克力吃可口可乐这样一些食品,让我更开心,但是少活一岁,我更愿意这样去做。而不是说彻底改变我的这样一个饮食习惯。而且我也觉得,这是我的选择,这是我个人的选择。如果其他人决定了,他们觉得摄入糖类是非常不健康的,他们可以鼓励政府去禁止糖类的摄入……

  芒格:我每天都在喝这种健怡可乐,我可以通过它来给我带来快乐。我也是从很早之前就开始这样,我早餐都会包括可口可乐的这些食品,还有各种高脂肪的谷类。你如果一直这样做的话,可能你活不到一百岁。

  芒格:我觉得你这样做是一个很聪明的事,你拥有了伯克希尔的股票,你还可以在这边推销自己,应该会有很多人找你的。巴菲特又说,这让我想起了一件事,我们可能需要在之后的年度报告中打出这种征婚的广告了。

  巴菲特:我觉得学习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过程,但我觉得查理和我相比,他更是学习的机器,我可能更专业化一点。查理可能在更多的普及的知识方面,比我学习得更多。我可能就在投资、买公司方面钻研得更多一点。

  芒格:我觉得买苹果的股票是很好的一个现象,很好的一个势头。这就是我们学习的过程。当然我们确实也是,虽然他(巴菲特)把他孙子的iPad拿走了,不让他们那么小就开始用。但是他还是买了他们的股票。

  问:你一百年以后希望人们怎么评价你。查理,你当时52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这一个业务。

  芒格:我当时还记得你的第一个这样的年会第一届年会我们问到,你希望怎么样安排你的葬礼,我当时说我希望葬礼的安排能够满足所有人的需求。

  我是美国CU大学东亚史教授魏阳,关于明代的政治、制度、文化和军事,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