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 教你用物理方法谈恋爱的大学老师柚子听课记2_婚姻-婚外情-挽救婚姻

教你用物理方法谈恋爱的大学老师柚子听课记2

教你用物理方法谈恋爱的大学老师柚子听课记2019年5月25日

  “每年的春天,在每所工科院校的校园里面,有一场非常大的雾,在这场大雾里面你会看到远处有棵高高的树,你会看到有同学已经挂在上面了。”

  这是南邮主讲大学物理和文科物理的田友伟老师上大学物理第一课的开场白,形象地阐释了高数与大学物理学习的密切联系。

  “报考大学的时候,我的分数本可以报山东大学,可是我不愿意去啊!∷如何成, 我要当老师我要学师范!”如今的他再回忆当初,仍是摇摇头摆了摆手。要当老师,这个念头是那么清晰,那么强烈。它就像炽热的太阳,使其他一切名利事物都敛去了光芒,黯淡了色彩。

  田老师真正成为一名老师,是在他大四的实习期间。那个时候,他担任了山东威海一所高中的代班主任。

  博士毕业后,田老师被他导师劝留下来一起搞科研。他反问他的老师:“我能教学生吗?”导师无奈,却不死心:“等你以后也成了研究生导师,就有学生了。”他摇摇头,“我不要这种老师,我要教大班,那才有意思!”说到这里,他又连忙笑着向我们补充道,“人也不能特别多,三十到六十人最好。”太多的人,课堂互动性不会很好。太少的人,课上着又不过瘾。

  这一路,有难以拒绝的诱惑,有艰难的考验,他的教师梦在他人看来就像玻璃球做成太阳的形状,禁不起热胀冷缩,也禁不起摔打。然而,他不是后羿,他永远不会射下心中的太阳。他是夸父,他始终追随,他要拥抱心中的太阳。

  输出:“在一次次的摸索和对比中,教师这个职业是我认定的唯一。我大概一辈子也不会离开讲台,退休了也要去教教小朋友。”

  “我比较喜欢听相声,相声里面有一个抖包袱的环节,”田老师就想着用这种方式把物理课中比较难的,重要的环节在课堂上以抖包袱的形式讲出来。“我最早是这样抖包袱的:‘接下来,我们上一节催眠课,这个是物理里面最难的也是最重要的,按往年的情况,很多学生都会被催眠。’但现在的学生都有种叛逆心理,不相信真有怎么难会被催眠,尤其这样说了之后学生睡觉都很少,最难的部分反而更会了。”

  讲高斯定理取高斯面时,物理书上有一张高斯的图片,高斯长得胖,头像球,肚子像圆柱。“下次你要不会取高斯面就闭上眼睛想象一下高斯的头,那个就是球面,你再想象一下高斯的肚子,那个就是圆柱面。”田老师就是用这种方式将重点知识灌输给学生。

  说起预期的教学目标,田老师对自己的教学要求是一个三十人的班级,至多有一个人不及格。但曾经有一个班级三个人不及格,这使他深感困惑。通过与学生的交流,田老师发现原来他们都没有高中物理基础。“后来我就在想,要让这些零基础的同学也能听得懂大学物理!”秉持着这样的信念,他的课堂氛围总是最活跃,他任教的班级大物挂科率也最低。四大名‘补’的大学物理课程,在遇见他之后,名存实亡。

  一位2010级的学生在自己的博客中写了一篇关于田友伟老师的博文。里面有这么一句话:“你的大学物理,恰如一阵清风,瞬间吹散了弥漫的沉闷气息,严肃与活泼,温情与笑语,前所未有的激情与和谐……”

  田友伟老师深受学生喜爱的原因不仅在于教学严谨,教风幽默。更在于他紧握了教师的根本任务——“立德树人”。

  “课下我和学生就是朋友,他们愿意过来跟我讲,我也愿意听,愿意帮他们解决分析。” 采访过程中田老师也讲起了自己对大学生活的独特见解。下面让我们一起来聆听一下吧:

  作为一名大学生,最重要的品质是坚韧。进入大学,没有了父母玻璃墙的庇护,压力直接落在了自己身上。失恋了,找不到工作,被导师批评,诸如此类的事情,或许当时看来是过不去的坎儿,但在整个人生中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节点。轻生、自暴自弃,绝不是我们的最优算法。

  关于爱情,要选定参考系。大学期间我鼓励恋爱,但是前提不影响双方的学习。学习,不仅仅是书本知识的学习,还有人际关系,生活能力等等。如果实在不合适,结束也无可厚非。

  我们在与一个异性交往时,就像选定了一个参考系,如果同时还想着另外几个参考系,结果就会很惨。如果结束了一段关系,又重新选定参考系,还想着用上一个参考系的结论,那也会犯错。

  关于学习,你要始终坚信天道酬勤。但不要因为喜欢某些课程,就夜以继日,挑灯夜战,年纪轻轻就熬白了头。在身体健康的前提下认真学习,向目标努力。

  关于人际交往,要懂得感恩,别人的帮助不是理所当然。学会沟通协调合作,在团队中实现算法最优。

  应聘南邮教师,田老师没有找任何人打听,也没有走关系去介绍。“我就是这样,我轻轻地来了,他轻轻地接纳了我,我喜欢这样的学校。我这个人很简单,我特别怕关系复杂,所谓的人际关系,我这个人很简单,我只喜欢把课上完,我只喜欢把学生教好。”

  “我最早来南邮时,指导老师教我上课的一些方式方法,以及其他方面给予我帮助,几个老教师真的是手把手的在教我,对我特别好,就是教我这个地方该怎么讲,那个地方该怎么讲,虽然我最后并不一定采纳他们的建议,我也有自己的教法。但我很感激人家就这样毫无保留的把那些东西交给了我。”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MBAChina立场。采编部邮箱:,欢迎交流与合作。

  电信业务审批[2009]字第146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237号京公网安备673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裕民东路3号 京版信息港二层 邮编100029什么是情感